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再次日初,我的纽约之行便进入了第三天。朋友都说去纽约看百老汇是must,于是早早地起床去时代广场的TKTS排队买票,还算顺利,不到一个小时就轮到我了。排队的时候还让我意外发现纽约除了星巴克以及各式各样咖啡店有wifi免费提供之外,时代广场居然也可以顺利连上网,让我很是欣喜。队伍排在我前面的是几个小女孩,学生模样,几个好朋友一起来旅游,想买便宜一点的学生票,在窗口询问了很久,可能还是觉得价格高,最后放弃了。我看着直觉得可惜。换位想一下,如果我还是学生,没有经济来源,肯定也和他们一样,舍不得买这个票的。谢谢上帝,让我有一份可以允许我旅游的工作。最后选择的是爱情悲剧《Ghost》,印象中看过这部电影,但是看现场舞台剧的效果是不一样的。除了场景布置很美,很真,换景很快,很巧妙,男主角帅,女主角美的感受外。黑人演员Da'Vine Joy Randolph的表演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哭了,因为感人的剧情;笑了,因为Randolph精美绝伦的表演。百老汇剧的确值得一看。

  中午约了CS上认识的第二个朋友Keru见面。Keru是个看似文静,却乐观,勇敢,健谈的徐州女孩,在新加波留学,来US是因为学校的暑期交换项目。小小年纪,一个人趁打工间隙走天下,很厉害,让我佩服。通过她的关系,我又认识了她CS的朋友Remi,在纽约金融界打拼的法国男孩,很阳光。我们约在Remi工作的高级写字楼下见面。他作为三人中最地道的“纽约客”,带我们见识了一个纽约白领的工作午餐--色拉。意大利人是很爱色拉的,他们觉得健康,light,是很多人中午的选择。纽约的色拉有别于意大利的色拉,它的原料选择更加广泛,连东方的豆腐都有。东西多得让人眼花缭乱。你可以任意选择,然后工作人员动作娴熟地混合,搅拌,一份色香味俱全的美式色拉就诞生了。我们在一个类似公共花园里坐下,周围大多都是正在午休进食的,西装革履的白领们。Remi给我们介绍他的工作环境,纽约生存状况。他说若不是为了和我们一起午餐,他多半会像其他同事一样买一份take-away,然后在工作台上草草解决。说话期间,就有他“无数”:的同事手上拿着午餐,一个接一个地路过我们。还是那句话,纽约人最不够的就是时间了。

  告别Remi,晚上和Keru一起去见了另外CS上认识的朋友。一个在纽约读工程专业的印度男孩和一个在纽约实习的法国女孩Ines.四个人,边吃边聊,印度男唱主角,介绍他作为local的感受和经历。在纽约只读书不打工,生活压力太大,他介绍了房子租金,保险费等等,开销很大。其实,哪里都相像,作为外来人员的我们,日子本身就会辛苦很多。

  晚餐后,受印度男孩邀请,去他一个美国朋友Paul那里聚会,据说Paul原来开了一个青年旅馆,因合同到期最后一天,特意在旅馆举办了一个Farewell派对,欢迎大家都去。而这个Party,让我真正见识到了美国的疯狂。

  那是一栋其貌不扬的居民楼。三楼还是四楼的样子,一进门,有别于普通住家,没有房间的分隔,直接一个大通间,房间里堆满了大大小小整理好,及没有整理好的箱子,可以说是乱七八糟,完全一副搬家前的模样。Paul貌似是地道的美国白人,四五十岁的样子,他过来和我们打招呼,简单地寒暄几句。当时房间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一问印度男,除了Paul,他谁都不认识。当第一时间挡在眼前的人散开后,在房间的角落,一张长桌旁,一个一丝不挂,是的,全裸的女孩正在从桌子上拿东西吃。我们几个都呆住了。她不躲不藏,那么坦然。法国女孩在偷笑,和印度男窃窃私语,我在怀疑,究竟她是以为她隐形,还是看我们都隐形。居然如此气定神闲转而我开始害怕,想要逃跑,天知道,这些疯狂的美国人会玩些什么。和我所有思绪同时发生的就是越来越多人到了,Paul的朋友,前同事,邻居,朋友的朋友……当我们在犹豫是否要离开时,Paul开始讲话了,他欢迎我们大家这次前来,帮忙他搬家,让我们根据房间里整理好的箱子,量力而行。又傻了,连印度男都傻了,不是派对吗?怎么变成搬家了,印度男一头雾水,我们便更是云里雾里了。陆陆续续地,有人开始动了,接着便是帮忙的人越来越多,干站着的人越来越少。即使是第一次见面,即使“女流之辈,手无缚鸡之力”,即使印度男一直在旁边使眼色,叫我们不要动手。从小的中华美德教育还是告诉我应该要乐于助人,举手之劳而已。把他整理好的箱子从楼上搬到楼下停着的货车上。某个回合后,在楼下碰到Paul,他和我攀谈了几句,我告诉他:在米兰,我刚刚打包完行李,准备要搬家,我很明白他如今搬家的艰辛。他打趣地让我到时给他打电话,他来米兰帮我搬家以示感谢。这些都不是重点,在搬家的中场休息时,最夸张的一幕发生了,Paul连通另一个男性朋友都脱光了衣服,全裸示人。加上之前那个女孩,三个躯体自由地穿梭在人群中,与人交谈。这种场面哪是我们这种从“封建教育制度”下走出来的人可以hold住的。印度男开始解释:原来Paul是裸体主义者,他一般在外出席派对都会只围一条丝巾示人,这次想必是在自己地方搞派对,主动权在他手里,所以才会如此大胆。毫不避嫌,自然,那些裸体的一定是他那个圈子里的朋友。

  法国女孩一直在笑,一直盯着我们两个中国女孩看,问我们什么感受。她说她也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形。法国虽然是西方发达国家,但长久以来,欧洲都还算是“传统保守”的基调。很多国家可以有裸体海滩,为裸体爱好者划一区域,与无这个偏好的人区分开来。但像这种,在私人住处。在不全都是裸体爱好者的情况下,不顾他人感受,只做自己的美国方式,还是很难让人接受。好吧,就算心里如何地不认同,我们还是很争气,毫不露怯,很体面地道别,然后离开。在楼下买饮料时正巧印度男孩和法国女孩也道别出来了,于是四人还是结伴同行,一路上仍是这个话题,不停地讨论。印度男一句“这就是纽约。”让我印象深刻,回味至今。

  要回旅馆,我要倒三部地铁,当时已过零点,地铁班次很少,等待时间很长。本来心存畏惧,怕一个人不安全,想要打车回去,但印度男不削的安慰“那么多人怕什么”还是有作用的。是的,记得非常清楚,纽约非周末凌晨1点的地铁上仍然人潮涌涌,即使是我下车的终点站,都有很多人和我一起,让我顿时不再那么害怕。地铁站出来到旅馆还有一段路程,因为太晚,加上自己神经又高度紧张,我走错了方向,越走越远,好在时不时有警车从身边驶过,让我安全感大增。最后我还是拦了一辆警车,问了警察,搞清了方向才走回的旅馆。事后想想,三天前刚到时,22点机场出来还因担心人生地不熟的,拦了出租车;三天后的凌晨1点半我还一个人走在纽约郊区的大马路上。真的是天壤之别,这同时说明我逐渐在脱离tourist状态,进入local模式。

  后面两天的纽约,我去了Manhattan的唐人街,尝了4.75美金四菜一汤的美国中式套餐,如此经济实惠,让我差点感动到掉泪,真心赞美中国人民的勤劳与伟大。唐人街边上便是“小意大利”,一家连一家的意式餐馆。有吃Pizza的,有西西里风味的。意大利美食果然风靡全球。

  我去了位于世纪公园里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从物种的起源到宇宙星系等科普知识系样样齐全,博物馆内孩子居多,像是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这里应该是美国学校科普教育必到之处吧。我逛了Columbus商圈;路过了林肯中心;在第五大道上的星巴克里坐了很久;在Madison大道上看到我工作的品牌,老规矩,进去自报家门,要求合影,然后热情邀请纽约同事们前来米兰串门。

  我花了半天去了纽约Moma,每次逛博物馆,美术馆之类的都很心虚,底气不足。多么希望能够再次结识专业人士,给我讲讲来龙去脉。Moma里的雕塑真的看不太懂,把大多数时间花在了绘画馆,业余地根据画的色彩主题,想要揣摩作者创作的初衷。比较喜欢看一些摄影作品,作者通过一些列的照片,配上旁边的注解,可以比较清楚地了解到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在一个多媒体室停留了很久,每一个屏幕都有一个主题,表达形式可以是一位记者的自述,一个法庭的庭审纪实,甚至是完全没有言语,只在黑板上写字的行为等等。这些都该算是艺术吧,它的范围如此之广,表达方式如此之多。令我惊讶,过去对艺术的理解实在太狭隘了。

  一个人从23th街逛到30th街,沿途逛了很多旅游纪念品小店。在Herald广场附近的一家旅游小商品店里出来,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方圆十米开外人或车一样没有,左右环视一下,看到警察已经在两边拉起了警戒线,而我和旅游店都被圈在了不准入内的地界内。立刻转身回店里,问老板发生了什么事。老板也不清楚,只劝我赶快离开,怕是一会就走不了。我战战兢兢地靠近警戒线,告诉警察,自己刚从店里出来,是否可以离开。警察二话没说让我出去。实在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和无数好奇的路人一样等在那里看结果,只见警察封锁的范围越来越大,坐在路边公共花园里的人民也开始“驱离”,警察一个一个都那么严肃,对众人的疑问完全不予理会。我站了起码20分钟,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便决定离开。当我离封锁地越来越远,仍有很多的警车,消防车鸣着笛从我身边呼啸而过,这些警报声太响,太犀利,让人心里发毛,因为你会开始胡思乱想,是“煤气泄露”,“炸弹威胁”,亦或是“另一个9/11”.想想同样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在米兰,在米兰马路上,你最多能听到的就是救护车的声音。纽约太不安全,这是我那时那刻最真实的想法。再看身边行人,个个面不改色心不跳,镇定的很,继而明白,是自己仍然太“tourist”,大惊小怪。

  在纽约的最后两晚,我是住在一个CS的朋友Suzanne家里。早在旅行计划时便开始邮件电话联系,询问是否可以接受我,到出发前确认约好时间地点。这是我第一次的CS沙发经历,虽然自认为在选择host时已经非常谨慎,但因为素未蒙面,想到虚假资料,“人面兽心”等人性阴暗面不免还是有些担心。Suzanne是一个非常地道,纽约出身,纽约长大的美国人,如今已年过60,是位退休教师,正因为看到她与她中国学生的合影,猜想她定对中国人,中国文化有一点了解,我才下决心给她发了沙发请求。Suzanne的家位于布鲁克林大桥旁,酒店式管理的高层建筑,进出都要和大堂前台警卫登记。Suzanne的家不算大,但是极具特色,家里墙上,柜子上,桌子上,窗台上,甚至几乎任何一个平面上都放满了她从世界各地旅游带回来的纪念品,装饰品,这里更像是她的私人博物馆,每个小东西的背后可能都有一个小故事,让我顿生羡慕之情。

  初次见面,简单交谈之后,Suzanne将我带到了顶楼露台,天哪,我眼前看到的是整个Manhattan,我们和Manhattan之间通过Brooklyn大桥连接。这是何等的地理位置,就好像在外滩n号遥望对面的陆家嘴。这里美好得想在做梦。

  见面不足半个小时的时间,Suzanne把家里钥匙留给我,告诉我她晚上要去参加一个讲座。我拿着钥匙就可以随时回来。我又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她怎么可以如此放心地把家里钥匙留给我这个陌生人。对于她对我的信任,我很感动。

  两天的时间里,我和Suzanne都是早上道别,我继续我的城市漫步,而她也自有自己的安排。晚上聚在一起分享一天的收获。彼此的经历。她周游了很多国家,有很多独特的经历。她幽默,睿智,热爱生活,从她身上,我得到很多正面能量。

  一个小插曲,一天在Suzanne家大楼里,与一位黑人老爷爷同搭一部电梯上楼,礼貌微笑之后,老爷爷首先开了腔:

  “How was your week?”

  “It was great, I was here for vacation.”我回答道。

  “My week wasn't very good” 他继续说,“My daughter was in hospital”

  “Oh,I'm sorry for that”

  “My lawyer was in jail; My wife went away with my best friend; My dog was hit by truck”.

  空气瞬间凝固,我更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接着,电梯停在了12楼。

  “I was joking with you”,老爷爷说罢,便像个没事人似的走了出去,留我一个人在电梯里狂笑,这是美式幽默。

  离开纽约的前一晚,Suzanne带我下楼散步,我们逛了她生活的这个小区,爬了布鲁克林大桥一小段拍照留念;她给我介绍了他们的听证制度;讲了法院和联邦法院的区别;她提到了对奥巴马的看法;分享了她CS的经历。她还带我去了家附近,据说比较传统的美式酒吧,执意请我吃了一块巧克力蛋糕……次日清晨,Suzanne送我登上去到机场的地铁。我们相约一定再见。她令我第一次的CS沙发经历如此特别。也让我对CS的精神有了更深的领悟。

  6月2日,我依依不舍地踏上了返程的飞机。5天的纽约实在太短。我还来不及充分感受这里自由,平等的气氛;还没能够分清楚颜色大小都相同的硬币;还没能习惯所有价格都不含税的美国特色……纽约非常国际化,伦敦,巴黎,香港,上海都是同个模式,但就程度而言,纽约当仁不让,绝对的No.1.只是对我而言,纽约实在太国际化,当所有人种,文化,习俗在这里相遇,然后融合。让我不禁觉得纽约是个国际化远远多过美国化的城市。而整个旅程下来,对于没有找到我想象中所谓的“美国精神”,自然令我有些失望。或许,无论是白人,黑人,还是亚洲人,无论是在这里出生长大,还是后来移民的。美国精神早已融入他们每个人的血液中,成为骨子里的东西。无法用文字概括,是我一时还无法参透而已。

  纽约是个太繁华,太繁忙的城市。在这里,人们比的是真材实料,无论是出入高级写字楼的白领们,还是打零工,靠体力劳动维生的人们,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都像是上了发条似的,每个人都非常努力地工作,从来都只有人适应环境,优胜劣汰是唯一法则。可以想象,在如此发达,竞争激烈的地方,在所有新鲜事物发展的第一线,人们自然可以在第一时间接触到最先进,最流行,成为见证最新发展的领军人物,但真正想过惬意舒适的生活,在纽约,恐怕是很难实现。

  飞机上的邻座是又一个在纽约金融业打拼的土耳其女孩,一聊天就能感觉到她的优秀,和其他千千万万的人一样,她只身在这片土地上拼搏,无论多大的困难都继续勇往直前,为了那个我曾经也有过的“美国梦”.

  飞机降落,我又回到了欧洲,这片美国人眼中的度假胜地。

  告别纽约,发现自己,再也没有了迁移的念头。

  再见,美国,可能我们今生真的无缘。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