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美国科罗拉多河-马蹄湾一日游

大峡谷区国家公园在摩押的北边,途中经过拱门,走了一点回头路。左转上UT-313还要开十几迈才能到第一个观景点:死马点州立公园(Dead Horse Point State Park)。门口的收费站关门了,贴着纸条告诉我们要去游客中心买门票,十刀。游客不多,想逃票也不是难事,我们犹豫了半天还是去游客中心交钱了,不过也因此盖到了纪念章。

Monitor and Merrimac Buttes,形似美国南北战争中的这两艘船而得名

这一带的道路旁经常有牌子提示附近有放养的牛(Open Ranch),耳朵上挂着标签,看到人和车也毫不慌张,旁边还有饮水盆,显然是人工饲养的。但目视范围内没有农舍马厩,我们很好奇这些牛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或每周被农场主送过来吗?这里放两头、几迈之后再放几头?零下十几度为什么不回家呢?

排骨爸爸更关心这附近是否有越野的路段——确实经常能在路边或手机地图上看到岔路口。有条叫做Shafer Trail的土路被关闭了,路口竖着牌子,标明必须是四驱越野车才能开,需要获得通行证(permit),等等。没有铺水泥或沥青的这些小路保持泥土原本的色泽,应该是这里的砂岩在风雨中分崩离析后形成的,还带着浓烈的红色。
大路的尽头就是隔着科罗拉多河居高临下远眺死马点的观景台。远处河流转弯的群山之间,有一处较低的平台(mesa),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据说19世纪初的牛仔们在此断崖附近建起围栏,把野马赶进去,从中挑选他们想要的马。有次挑选之后不知为什么忘记打开围栏,这批落选的劣马就被困住了,虽然能看见科罗拉多河,却最终残忍地被渴死。遂得名“死马点”。
电影《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最后两人相视一笑、开车跳崖的场景就是在这里拍摄的。两人出发时妆容精致、妩媚俏皮,而通往西部的意外遭遇和路途劳顿迫使她们从内到外都改头换面,成了亡命之徒。她们犯下那么多疯狂的、逾矩的大案,最后还是逃到无路可逃。

 Let’s not get caught.

无论是留在岸上的野马,还是纵身一跃的姑娘,西部的自由伴随着沉重的代价。虽说天大地大,方圆百里之内不见文明的炊烟和繁文缛节的束缚,但真正的敌人是这里严酷的自然环境。严寒酷暑,降水稀少,平台上只有低矮的小灌木,下到河谷或者跨过地上的裂缝都充满艰难险阻。

即便是已经成为国家公园的峡谷区,仍然保留了很多原始风貌。公园北边的部分叫做天空之岛(Island in the Sky),没有查到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但估计是因为从山下看的时候像是藏在云里的世界。和死马点看到的风景有点类似,周遭是连绵不绝的石头城堡,顶部像是被削平了一样,梯形的山脚上覆盖着碎石,应该是从高处剥落掉下的。整体虽然也有点红色,但比拱门的色泽稍微暗淡深沉一些。

石头城堡环绕着峡谷,蜿蜒的绿河(Green River,科罗拉多河的支流)上还飘着浮冰,陆地上隐约可见一条孤独而简朴的土路,看地图和观景点解说牌,发现这正是深入谷底的White Rim Trail,可以连上我们在死马点看到的那条名叫Shafer Trail的越野路,长达100迈,需要开高底盘的四驱越野车、带上补给在山里的野营地过夜,才有可能开完全程。夏季丰水期可能有的路段会被河水淹没,而且夏天暴晒难耐,所以春秋季是最适合越野和徒步的时节,自然需要预约通行证、住宿、租车等等。

天空之岛区域的最西边是Upheaval Dome,步道看起来稍微好走一点,于是这就成了我这次穿着普通牛仔裤和板鞋唯一走的步道。然而登顶之后看到了一个怪怪的石头坑,中间有座尖尖的小山,颜色和周围都不一样,是浅浅的、发白的黄色。有的地质学家说这座穹顶是意外露出的底部岩层,也有的说法认为这是外力砸出来的坑。
南边的区域叫做针尖(Needles),虽然我们确实要沿着US-191往南走,但排骨爸爸在回程途中被拱门附近沿着科罗拉多河的一条小路UT-128吸引了,于是我们暂时忘了针尖区,研究了一会儿地图,决定开一段128再原路返回。

 神似纪念碑谷

路过建在最美的河滩边的一片度假小木屋,路过有牛仔站在马厩前的农场,远远地看见一排倾斜的山,后来想想可能就是拱门形成过程中的某一阶段,也是底部盐层被挤压的结果。离这排山越来越近时,有一丛石柱,可以通过一条小道开到跟前。原来这里叫做Fisher Tower,好像看不出和“渔人”有什么关系,也许Fisher只是个人名或地名。小小的停车场里挤着六七辆越野车,旁边也有露营地,只是不见人影,原来也有长长的徒步小径,大家都在深山里。

返回主路后,我们终于离开摩押,向南边进发。针尖区其实离得很远,转进通往公园的UT-211时已是黄昏,开到Newspaper Rock时就全黑了,地上还全是雪,在零下十几度的夜色里分分钟变成冰。于是这次也只好放弃针尖区。不过意外收获是傍晚时分路边的小鹿,可能是来吃雪摄入水分的,不过我们都觉得小鹿是在舔路上人工撒的盐:排骨爸爸曾经研究过打猎技巧,我则是从最近读过的《大森林里的小木屋》(Little House in the Big Woods)里得知可以找块雪地撒盐做捕鹿陷阱的。

 犹他州的小鹿尤为可爱,体型样貌都有点类似东部的鹿,还像傻袍子一样长着白尾巴;而优胜美地的鹿有张长长的脸,耳朵还特别大,不太讨喜

后来才知道还有第三片区域迷宫(maze,发音是“妹子”),人迹罕至,连给普通车开的路都没修。当年超震撼的电影《127小时》竟然说的就是这里的故事,我们还以为拍的是石浪。从电影中可以看到,迷宫区的峡谷和羚羊谷类似,是这种狭缝型的。拱门和峡谷区让我再次体会到平时健身、周末练习徒步的重要性,不然真是什么都看不到。

夜里开车直奔亚利桑那。快到边境时,我估算着快到纪念碑谷了,就睁大眼睛试图在一片漆黑中找那几块标志性的石碑,正茫然无措、以为就这么失之交臂时,一回头竟看到那些在照片中见过无数次的身影,伴随着不再圆满(有点像柠檬)、但依然明亮的下弦月,如同梦境一般。于是要排骨爸爸看看路边能不能停车,还真巧就有一个挂着相机标示的turn out,果然是专为远看纪念碑谷(以及逃票)设立的。下车后才看见,天空中是密密麻麻的繁星,在城市里或许最多只能看见三等星,但在没有大面积光源的荒原上,能看到无数的四等星和五等星。星星四周有些絮状物,却又看不出银河的轮廓,也不知是气若游丝的浮云、浩瀚宇宙中的星云,还是未能适应密集星空、眼花缭乱了?

到了著名的佩吉镇(Page)我才恍然意识到:竟然没有预约羚羊谷的参观团!我向来非常喜欢预约,而且也不止一次听说羚羊谷必须由印第安人带进去、还分普通团和专业摄影团等等,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不知道出发前我在想什么。带着不安和愧疚睡了一夜,早上起来就开始给网站上列出的那几家公司打电话,要么是已经订满、无人退订,要么只剩下午四点,洞里漆黑一片啥也看不见。排骨爸爸倒是无所谓,因为反正也没带单反,而且前几天紧张的行程不够尽兴,他想在每个景点多停留一下。于是我们决定去看眼马蹄湾就直奔大峡谷。

排骨爸爸其实对这次的几个公园几乎一无所知,我会把照片给他看,但过几分钟他又忘了。记性确实不好,而且有限的脑容量全贡献给他最感兴趣的汽车和摩托车型号了。这一路上看到的各种房车皮卡SUV,几乎个个都成了他的dream car:“中东恐怖分子的首选”Toyota Tacoma,“简直就是皮卡改装的”超大SUV Chevrolet Suburban……如数家珍,没玩没了。

总之,记性不好的排骨爸爸似乎对马蹄湾毫无思想准备,以他一贯的作死风格站到了悬崖边,却又罕见地怂了。用生命换来几张框进整个科罗拉多河的照片之后,立刻退回,还问我这里死过多少人——其实真的很少有人掉下去,想必是因为没有护栏反而让游客们都更小心吧。

转眼看看四周,80%都是举着单反三脚架、再不济也有个自拍杆伸出悬崖的同胞们,剩下的是顶着大浓妆、踩着高跟鞋的韩国旅行团(真的见到了十厘米高跟长筒靴,拗了无数个造型拍照),一身干练运动装、举着手机趴在人较少的悬崖上拍照的法国或魁北克游客……大家似乎都不害怕?

科罗拉多河今天有些阴郁,没有明信片里的神采。和昨天看过的死马点相比,马蹄湾的视角很正也很近,但弧形的台地不是那么平整,感觉很不一样。佩吉虽然也有些冷,但在犹他州南边,总算摆脱零下十几度的噩梦;马蹄湾也没有积雪、结冰,岩石粗砺防滑,总算不用担心摔跤了。纪念碑谷附近的圣胡安河(San Juan River)岸边也有类似的一处鹅颈州立公园(Goosenecks State Park),希望将来有机会白天造访纪念碑谷时顺便去看看,再从US-191南下、去Canyon de Chelly……总是不自觉地脑补各种旅行计划,不过这样也好,这次就是毫无准备、说走就走的旅行,要不是平时老这么做白日梦,得空了也不知道往哪跑。

带着遗憾离开佩吉,准备从东边进入大峡谷。途中经过一座大山时停留了一个宽阔的观景台,有位印第安大妈正在支桌子摆摊。凑近一看,小桌上摆满耳环项链手镯戒指……大妈说这是纳瓦霍(Navajo,西班牙人起的名字,所以j发h英语里的音;《风语者》讲的就是纳瓦霍人在二战时用民族语言作为军用密码的故事)艺术家手工制作的,不过看起来有种义乌/淘宝/丽江/全国各大旅游景点均有销售的风格。

摆摊处看到的风景。只有一个大妈摆摊,有点不好意思拍她(⊙_⊙) 

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孤独地摆摊,也是难为她了。下山之后发现这只是本地原住民展销会的开端,路边经常能看到简陋的木棚子或移动房,挂着手写的“jewlrey”“beef jerky”之类的牌子。大多数店铺空空如也,想必是冬天出摊不划算。右转到AZ-64上、正式进入大峡谷之前,沿途有几个观景点,峡谷形态和大峡谷里面非常不一样,停车场附近也是一大片印第安人摆摊的小木棚。梁上挂着五颜六色的捕梦网,除了刚才见过的淘宝风格首饰以外,还有看上去更货真价实的陶器。

 捕梦网。在怀俄明州的苏族人那里买过了,这次就不买了~

摊主奶奶除了打招呼和回答问题以外,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的,任由我们随便翻看各种造型奇特、描着美丽花纹的陶罐。有一种白色的罐子,球型的瓶身上伸出两个细细的瓶口,中间搭了一座桥。乍一看还以为这种表面光滑、布满不规则黑色纹理的材质是某种石头,拿起来掂量细看才确定是陶土或黏土烧制的。印第安奶奶说这叫婚礼瓶(wedding vase),黑色的线条是马的鬃毛,用一种特殊方式做上去的。

 就是手拿的这个罐子~

一问价格,只要$20。虽然本着抠门的惯性试图还价,但我们也意识到,从选材、设计、塑型到烧制、装饰,人工成本和艺术含量都非常高,$20真可谓良心价,作者的时薪恐怕还不如在麦当劳里打工的服务员。于是我们纠结了一会儿就掏钱了,奶奶走进里间,扯出一大截bubble wrap,仔细地包好陶罐,装进塑料袋里,又塞进两张印刷质量低劣的纸。看起来是拿老式复印机印的,一张是这个瓶子的制作者简介(瓶底刻有签名),一张是纳瓦霍人风俗简介。

后来回家上网查wedding vase才知道,过去是新郎的父母在婚礼前做这种罐子,两个瓶口代表夫妻二人,中间的桥表示他们的生命连在了一起;婚礼仪式上,新郎和新娘从同一个口喝酒或草药茶,再传给在场的其他人,用另一个口喝。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印第安奶奶没有告诉我们呢?就像很多旅游景点会树一个大牌子、介绍当地的传统风俗那样。不过这也是他们的淳朴之处,也许华丽包装之后反倒无人问津了。

继续往西,很快就到了大峡谷国家公园最东边的高塔。游人比我们前几天见过的多好几倍,但无论色彩还是山势似乎都不如之前几个峡谷,更像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塔里的印第安装饰和壁画倒很有意思。

 啊……美西旅游景点大峡谷原来有这么多章……不知道其他像我一样拿自己的本子而不是官方护照的人,会不会也没料到这个情况、错过了几个盖章的地方?

在Mather Point挤在人群中拍照、去Verkamp游客中心盖章之后,我们就启程离开了。如果有下次,我想从Williams坐火车来大峡谷,最好是能有勇气徒步去那些看似遥不可及的地方。 

大峡谷一日游

旧金山华人旅行社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21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