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十七哩大道(17 Mile Drive)*

(在我的家乡,用长度作地名是很普遍的现象。如我住的地方叫“十六里河”,另外相似的情况还有“三里庄”,“四里山”和“五里沟”。美国也有这种情况。如当初我写作《两闯“魔鬼的庭院(Devil’s Hopyard)”》时,提到那条小河的名字“Eight mile river八哩河”。在加州第一天玩的地方就是“17 mile drive”,如果翻译那就是“17哩大道”。)

前文提到我抵达旧金山机场时已是夜里11点半,在旅馆安顿下来已经是夜里两点多。我问儿子第二天去什么地方玩。儿子的意见是第二天先要好好睡一觉,中午到他的宿舍吃点儿东西之后,去一个不太远的叫“Monterey”的地方,后天再去“Yosemite(优胜美地)”。我不知道“Monterey”是什么地方。听他的口气好像第二天的安排不是这趟游程的重点。便对他说随你安排。

第二天不知是时差的关系还是在新地方睡觉困难,早上八点多钟就醒了(旧金山地区与康州有三个小时的时差,旧金山早八点是康州的上午十一点)。LP以前在这个酒店住过,她说周围的环境挺好的,让我陪她出去散步。顺便说一句,住这个酒店是LP在网上“拍”的,三星半级,名字是DOUBLE TREE(两棵树),隶属谢尔顿集团,是谢氏集团中档次稍低的酒店。每天65刀(正常价格是每天115刀)。

 

 

酒店滨海,楼旁就是一个小海港,停满了各种游艇,其中不乏较大型的。走了一会儿才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可能是出租游艇或者旅游公司类的机构,这个海港大概就是他们公司的码头。我住的地方在伯克力市内,位于旧金山湾区,四季如春。那天清晨的阳光明媚,虽说是早春三月,但各色鲜花热辣辣地盛开着争奇斗艳,一点儿也没有初春的含蓄与羞涩。酒店正门的前方是一片开阔地。一片海滩接着一片像大河一样宽的海面,对岸就是旧金山市。远远看去那是一座山城,各色建筑从山底一直漫到山顶,有小住宅,也有摩天大厦,鳞次栉比,蔚为壮观。海滩前有一道栏杆挡着,上面挂着个标志。“PET RULES”。我想真好玩儿!来到美国这个以自由著称的国度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国家是“自由”多一些,还是“规则”多一些?“自由”与“规则”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感觉关于人的RULES(规则)就已然太多,怎么还有“宠物规则”?遂走上前去用我那蹩脚的英文研究那都是些什么“RULES”。原来这片海滩常有各种小的海生动物,如小海狮,小海豹等的出没。为保护它们,人们在海滩遛狗时“一定(MUST)”要牵着,而不能任由宠物乱跑,以免伤害或惊吓到那些无辜的海洋动物。由此可见加州人的环保意识,连作他们的宠物也得“懂事儿”。

 

 

儿子来接我们俩到他宿舍吃饭。对我而言吃饭是次要的,看看儿子的宿舍是重要的。那是伯克莱大学为已婚的学生建的一片住宅区。从建筑结构看应该属于三层高的Apartment(公寓)。房间的布局是一室一厅,每月1300余刀。“厅”含客厅、餐厅与厨房,面积近三十个平米。儿子与他的Roommate合住。Roommate住内室承担2/3的租金,儿子住“厅”付1/3的租金。Roommate已婚,在别的学校就读的太太有时会过来。房间也是由他承租的。Roommate是伯克力劳伦斯实验室(美国国家实验室,电子直线加速器诞生地)的博士研究生。北大毕业,还曾是北大登山队的成员。说起这个Roommate,儿子挺兴奋的。他们处的也不错。

从儿子的宿舍出来驱车去今天的目的地。那时,我还不知道目的地怎么说,尽管儿子已经说过多次。恰巧老同事打电话过来问我今天的行程怎么安排,我说不上来。LP只好用中文告诉我“十七风景线”。这时我才知道要去一个叫“十七风景线”的地方。车子在加州的公路上疾驶,我看着车窗外的景象,不自觉地与美东地区对比。

加州给人的感觉比康州大气。路比康州宽许多。高速路是五车道(双向十车道),康州多数是两车道(双四),95号路接近纽约时才是三车道(双六)。立交桥也就更多,形状更复杂,更壮观。路旁的山上没有太多的树木,但由绿油油的青草覆盖。感觉不如康州精致,但视野更宽阔,大开大阖,多了一些粗犷的美。地貌也更多样化。有翠绿的山,也有淡绿色的海面,还不时路过金黄色的沙漠。这山,这海,这沙漠都使我奇怪。山上的草像是种的,精细到仿佛铺上了绿毯。跟儿子议论海水的颜色,开始总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后来达成了一致,用“如稀硫酸铜溶液般的浅绿色”来形容那海水的颜色,比较准确。不知为什么加州的沙漠那么听话。风雕刻出路两边的流沙那起伏动感的形状,而路面却依然干干净净,没有一丁点儿沙的痕迹。甚至柏油路面的颜色,也黑黢黢的如刚修好般。加州的植物物种也更丰富,既有北方的松柏也有南方的棕榈,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的奇形怪状的植物。

前面提到加州人环保,从高速路的管理上又可以见到一个例证。五车道的内侧第一道,路中有双菱形的标志。那一条车道有专门的英文名“Carpool”,是专为载有两名乘客以上的小车或者Bus用的车道。在美国一般上下班都是一人一辆车。但如果你能够两人或多人搭伴儿开车上下班,那么在高峰期,其他车道堵车,行驶在Carpool上的车依然可以畅通无阻。加州用这种方式鼓励人们尽可能的搭伴儿出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同样的措施还体现在公路或者桥梁的收费站。有的收费站有明确的标识“三人以上的车辆免费”。说到环保,儿子又介绍说,加州的电费全美最贵。因为加州的电厂全部烧天然气。燃烧形成的二氧化碳回收制成干冰深埋百米地下。

车行着,人聊着,路旁的景色徒然间就变了。车子进了市区。儿子说“这就是Monterey了。”市内路旁的商店是那种小巧而又极精致的,色彩和样式都比较明亮和活泼的,像欧洲童话里的建筑那样的风格。车子并没有停下来,所以我不知道商店在叫卖什么货物,只看到满街都是逛商店的人。我想他们应该是旅游者居多吧。他们不紧不慢的徜徉在街道与商店之间,很明显是在享受逛街的乐趣而不是为采购而奔波。店主很了解他们的客人,似乎也并不着急推销货物,只是满面堆笑地与客人聊天。不经意间,LP说了句“在这儿住的人都是园艺专家吗?”使我将目光投向了路旁的民居。

LP的惊叹是有道理的。好像小镇正在进行民居美化设计大赛似的,各家各户无一例外的在室外有限的空间施展他们无限的想象力。这儿的建筑本身在色彩和形状上就比其他地区更讲究一些。配合着建筑的外形,色彩和院落的立体空间,居民们种上了各种植物。前面说过,这个地区的物种丰富。那么你再展开想象的翅膀,这个小城的民居会是多么美!蓝的,绿的,黄的,红的;地面上,天台上,墙面上,院当中;色彩不仅是鲜艳和丰富,还有对比;对比的不仅是色彩还有空间的张驰与疏密;除了各色花草天然的美还强烈地传递出主人审美的情趣与睿智。在这儿同时展现着花与人两个世界的“争奇斗艳”!不知读者是否看过电影《Just like Heaven(就像天堂)》,反正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Just like Heaven!”恍惚中我在揣测,这儿的居民都是作什么工作的?他们以什么为生?如能在这儿定居会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车子开出小城就是海滩。大片沙滩,连接着那淡绿色的海。这儿的海水有点儿任性,尽管感觉不到风,但浪仍一大片,一大片接连不断地涌来。就像那句俏皮话儿说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倒在沙滩上。”这儿鲜有旅游的车停下来,倒是看到当地的居民,穿着比基尼或泳装休闲地躺在沙滩上享受阳光。我很是奇怪,儿子为什么不停车,难道今天就是开车兜风?

车子停了,停在一个收费站前。这不是公路上的那种收费站,更像是进入私人住宅区物业管理的那种收费站。每部小车10刀,还送给一份“广告”。儿子将“广告”递给我说,“17 mile drive到了。”我打开一看,“Welcome to Pebble Beach and Del Monte Forest(欢迎来到卵石湾和戴尔蒙特森林);17 Mile Drive/Pebble Beach(十七英哩大道,卵石湾)”。原来这是一份导游图。这才是我们的目的地“十七哩大道”或者称“十七风景线”。

 

 

通过儿子的介绍和阅读这份导游图,我明白了。“卵石湾和戴尔蒙特森林”是加州北部傍蒙特雷海湾的一片区域。“十七哩大道”是这个区域里主要道路的名称。这条穿行于海滩与森林之间的大道将该区域的主要风景地,高尔夫球场和酒店连接,并使该地区闻名于世。因此,对于外界而言,似乎更容易地记住了“十七哩大道”这个名字,而忽略了“卵石湾和戴尔蒙特森林”的本名。儿子介绍说,许多年之前(1919年),一位高人花很少的代价得到了这块土地**,然后开发,包括房地产,高尔夫球,旅游业等项目。现在已经将这块土地经营成点石成金的风水宝地了。这儿的房地产与蒙特雷市就不同了,那里再漂亮也只是一般市民的民居。而卵石湾海滩度假村(Pebble beach Resorts)里的住宅都应该是数千万以上(也可能更多,只不过像我们这样的穷人也只能想象到千万富翁了)的豪宅了。作为地产商,卵石湾海滩度假村规划出一片土地之后,通过拍卖的形式转让土地使用权,那些富豪们便可将自己的别墅建在这依山傍水的森林之中。当然这些住宅都是深宅大院,我们驱车而过很难窥到庐山真面目,但只是远远望去,就已经被那种气势所震撼。那傍海的峭壁边上,被浓密的森林环绕着,若隐若现的建筑物面对着大海。建筑的低层被树木遮挡仍能保持住宅的私秘,不被来来往往的游客及车辆干扰。而在建筑的上层,或是平台或是落地玻璃窗可尽情地观赏大海的潮起潮落,倾听海鸟的歌声,或品着葡萄酒沐浴落日余晖。

我对高尔夫球一窍不通。但听儿子讲卵石湾的高尔夫球场是很出名的。因其依山傍海的地势和球场修建的特点,使在这儿可一边打比赛一边欣赏美景。海风增加了小球落点的不确定性,使在这儿打比赛别具挑战性。因此,一些北美高尔夫顶级比赛在这儿举行。当下丑闻的主角高尔夫球炙手可热的老虎伍兹是这儿的常客。

 

 

 

 

 

 

 

 

“孤柏(the lone cypress)”。

车子在十七哩大道上行驶,穿行于森林与海滩之间。我们作为旅游者,当然把目光聚集在那些著名的风景点上。这儿最著名的地标景点是“孤柏(the lone cypress)”。顾名思义,就是一棵柏树,孤零零的生长在一块突入太平洋的礁石上。任尔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顽强的度过250载!如果猛然一看,那仅是一棵不起眼儿的柏树而已。娇小的身躯从树干到礁石都还可以看到人工加固的痕迹。但细思量,常识会告诉我们它生长的环境有多恶劣。且不说“根”怎样才能深深地扎在坚硬的岩石上,只说那孤身暴露在大洋环绕之中的树干,抵御那250余冬去春来的海风,海啸,热带风暴,得需要多么强劲的体魄,多么坚韧的勇气和力量啊!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更何况“木秀于洋”乎!想到这儿你就不得不对这棵小树肃然起敬。难怪这棵“孤柏”成为这个风景区,抑或是加州,甚至是美国的著名地标。有趣的是离此处不远的另一风景点“鬼树(The Ghost tree)”更佐证了“孤柏”生命的价值。“鬼树”的名称是非常形象的。那是横七竖八纠结在一起的几棵“死”树。不知它们是遭了雷劈还是遭了飓风,至今仍保留着那遭到巨创后的惨状。给人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它们的颜色。树的表面经海风和日晒的“漂白”呈现出惨白色,而树身上的裂隙透视出树干内部组织又像炭化般的黑。树的表面看上去凸凹不平,惨白的树皮与黑色裂隙阴影形成强烈的对比,给人以不祥之感。使你一看到它们不自觉就想起“木乃伊”这个词。“鬼树”的独特景观与“孤柏”一起为蒙特雷十七哩大道扬名。它俩儿所代表的“生”与“死”都在极力张扬着自己,又相映成趣,演绎着生命壮美的交响。不自觉地我想起了莎士比亚的那句名言,“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鬼树(The Ghost tree)”

 

 

这个风景区主要由海滩上形态各异的礁石与浩瀚的太平洋组成。其中一个景点竟被称为“中国石(China Rock)”。在约100年前的十九世纪末或二十世纪初(late 1800s and early 1900s),有一群中国的渔民曾到此。他们在这块岩石下搭帐篷抵御风暴,因而使这块岩石扬名。只是故事没有了下文,只留下了那座由层层岩石堆起的小山丘向过往的游人介绍着这个没有结尾的故事。另外的景点还有“鸟岩(Bird Rock)”和“Fanshell Overlook”。前者像是一个微型小岛,栖息着成千上万只海鸟和孤单的海狮。后者是一处纯白色的沙滩,但被铁丝网封闭着。人们只可以远远地看到二三十只大大小小的海豹在享受这片海滩和阳光。原来这一美丽的海滩是小海豹的出生地,每年的春天它们都会返回产崽。因此每年的这个季节,人们也都要将这片海滩让给它们专用。游人被隔在铁丝网外不许打扰它们清静的生活。

 

 

车子一边在十七哩大道上行驶兜风,一边停靠在风景区边上我们下车赏景。根据那份导游图介绍,景区内共有大大小小的景区21处。但多数也就是海滩,岩石,松柏等,景色是十分优美,但特点也都与前边讲的差不太多。

 

 

车子开出景区后又继续南行,停在了一处几十米高的悬崖边上。我站在这悬崖边上,被眼前的景色震撼。视野很宽,似乎整个太平洋尽收眼底。我想到海天一线的那边,就是大洋彼岸的故乡。由故乡奔腾而来的排排浊浪呼啸着,冲向脚下的峭壁,倾泄在那些岩石上。伴着此起彼伏的轰鸣声,巨浪破碎成无数朵浪花。浪花日以继夜不停地雕琢,成就了峭壁下那一大片千姿百态的礁石。峭壁,礁石和太平洋巨浪构成一幅壮美的画面。这就是被美国地理杂志评选出的人生五十个该去的地方之一,Big Sur。

 

 

回头看,是一座钢筋混凝土制的桥连接着峭壁的此岸和彼岸。桥头上有一标志,上书“历史名桥(Historic Bridge)Rocky Creek Bridge 1932”。这是一座漂亮的单拱桥,半圆弧的跨度约三十米,加引桥总长度约七八十米。桥下是几十米深的深沟连通着波涛汹涌的太平洋,自然环境的凶险,衬托出人类力量的伟大,更增加了桥的壮美。我对“历史名桥(Historic Bridge)”的说法有所感触。说实在的,对我这样一个来自有五千年历史国度的人来说,88年真算不上什么历史。但来美国之后,我一直有这样的感觉:这是一个“古老的现代化国家”,而我的祖国是“崭新的古老国家”。在美国百年的痕迹俯拾皆是,超过百年的就是超级宝贝文物了;而在我的家乡,似乎更重视新而忽略旧。近来又读到一篇文章,说是英国建筑的平均寿命是132年,美国是74年,中国是35年,更佐证了我的印象。

 

 

 

 

回家的路上,我的话很少。LP和儿子以为我累了,其实我在回味着一路的美景和一些不着边际与我似乎很遥远的问题。不知是谁说过,人应该找时间停下来坐一坐,好使自己的灵魂能够追上自己。平时的繁忙,竟使我们忘记了我们其实是生活在自然之中,生活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的。人只是自然的一分子,而不应该是自然的主人。我们只有尊重历史之人之物,而未来的历史才会有我们的位置;我们在未来的历史中才不至于成为反面人物。

*“书到用时方恨少”。为了写这一篇小游记,我为文章名而大费周折。游记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用地方名来命名。但“17 Male Drive”,直接翻译成“17哩大道或17哩街”似乎有点儿过于简单,太过直白,没有一点儿特点。想用周围著名的地名作一下说明,就引出了许多地理,行政区划等我不明白的问题。说《美国加州17哩大道》,似乎“加州”这个帽子大了点儿。《蒙特雷××17哩大道》,其中的××是用“县”、“市”、“湾”还是用“半岛”?你不要笑话我在这儿故弄玄虚,而是这几个词都有人用过。我自己无法判断哪一个正确,哪一个错误还是都正确。另外那儿还有一个著名的 “卡梅尔(Carmel)”,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查了一些资料,似乎是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中部有一个海湾叫“蒙特雷海湾(Monterey Bay)”。在蒙特雷海湾边上有一个行政区域叫“蒙特雷县(Monterey Country)”,蒙特雷县由蒙特雷市(Monterey City)、卡梅尔市(Carmel City)和太平洋丛林(Pacific Grove)等地方组成。在文字上我说的似乎还挺明白。但“县”与“市”与“州”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不明白。反正能告诉我中国朋友的是,这些关系与中国大陆的行政隶属关系不同,而且各个州还不完全一样。反正我是一头雾水。当然还有的中国人称这个地方为“十七风景线”。名字很漂亮,但我害怕有朋友进来找十七岁的MM而大失所望。所以最后不得已还是用了《十七哩里大道(17 Mile Drive)》这个名字。

**最近读《美国史(艾伦.亚瑟罗德Alan Axelrod著;贾士蘅译)》学到一个概念“承领政府放领公地法案(Homestead Act)”。那是1862年5月20日由林肯总统签署的法案。为了刺激美国公民向西部移民,进一步开发西部减轻已经略嫌拥挤的东部的压力,美国政府颁布了这个“放领公地”法案。这一法案规定,年满21岁的美国公民,只要交10刀的手续费,就可以在西部的一些州拥有160英亩的公地五年的使用权。五年中你如果开发使用这块土地并使其增值,最重要的是你在上面建了住宅,你就可以永久得到这块土地,得到美国政府颁发的地契。1889年4月,大批心存“美国梦”的幸运者,在美国西部得到了自己的土地并促成了一次在美国本土从东部向西部大规模的殖民。有资料说到了1900年,已经有60萬人登記拥有共8千万英亩的土地。在这儿介绍这个法案,是想用时间的线性逻辑推测这个成立于1919年的卵石湾海滩度假村(Pebble beach Resorts)公司应该正是“政府放领公地法案(Homestead Act)”的受益者。再顺便说一句,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名叫Samuel F. B. Morse(塞缪尔.莫尔斯)。他是电报发明人Samuel Finley Breese Morse(塞缪尔.芬利.布列士.莫尔斯)远房堂亲,于1969年5月10日去世。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21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