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独自一人追梦之旅的游记心得+美国西部游

 

"如果你问我,是否有困惑,

那答案,是真的,想想也真扯,

有人争着,与现实交易着梦想,

我却像,倔强的孩子紧抱着不放。"

 

 

这是一趟《不去会死》的旅程,不过这一次,我不是一个人在路上,我带上了我自己。( 每到一个地方,就有很多外国游客跑过来问我背后的人型纸板是什么意思,并要和我合照。其实背后的人型纸板是我自己)

 

太多人说羡慕我,太多人说佩服我。但其实不是你们不能像我这样跳过去,只是你们身上的包袱太重,当你们把这些包袱卸下后,梦想会带你起飞!(这是之前相册里最受欢迎的一张自拍,这底下是305米深的峡谷,我所做的只是跳过恐惧)

 

写在前面的话:

有人说,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样说来,我的上一篇的日志正好诠释了前者的冲动,而这一篇日志则映衬了后者的冲动。也许,我这一生就此圆满了~!

 

10月3日(Day 1)    星夜起程

      这天是万恶的星期一,下午3点,我从国际学生中心走出,太阳高照,没有一丝微风,我空着手混杂在行色匆匆的童鞋中,快步向家走去。就在半小时前,我得到了一个改变我人生方向的消息。而这一刻,我想起了一句台词, A Man Gotta Do What A Man Gotta Do!

     到家后,我把两星期没洗的衣物扔进洗衣机,接着开车去做了保养,因为我知道我即将踏上的是一段很长很艰难的旅程。跟往常一样,我与室友在家共进了晚餐,大家并没有发现我的内心变化。晚上9点20分,我背着相机,三脚架,睡袋还有另一个“我” 锁上了我的房间门。就这样,我开始了一趟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人游。这个毫无征兆的出走,后来还让我的室友发起了寻人启事,甚至想找警察叔叔加入寻找我的行列。一时间,所有关心我的朋友都无法联系到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我去哪了?

    9天时间,我一个人开了4178mile(6685公里);平均每天徒步走5个小时,最多的一天在河里走了8个小时;其中两个晚上睡在车里,两个晚上睡帐篷,其余则住在路边的motel;为了看日出,我平均每天睡6个小时;9天里,我经历两次生死瞬间,还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惊险时刻。

     不是我想耍酷,只是因为这是一场容不得我再等的旅行,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必须这么做。更重要的是,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趟旅行,它是一个梦。

 

 (星夜起程,一场穿越时区的旅行。这是出发当晚在高速路边拍的) 

 

10月4日(Day 2)  我心远扬

     为了保证第二天的开车质量,出发当晚,我在抵达Des Monies(Iowa)后,便开进路边的rest area养精蓄锐。车里狭小的空间让我只能在半梦半醒中迷糊了5个小时。8点刚过,我便看着被朝阳拉长的车身影子继续一路向西。

    不得不说的是,其实Iowa的金黄玉米地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很是惊艳!时不时出现在路边山丘上的绿色农场加上背后的巨大风车,也构成了一幅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唯美画面。相比之下,nebraska的路边风景就真是不值得我用几行字去提起它了。

    傍晚时分,我的车速自出发后第一次减速到30mile一下。没有办法,大城市都这样,我到丹佛了。本打算在丹佛待一晚,但在从朋友那侧面了解以及自己的直观感受后,我还是决定放弃丹佛,当晚就赶到Moab,utah---我这趟旅程的第一个目的地。

   

(这是在犹他州高速路上拍的,我在座位中间架了3脚架,从另一个角度记录这一路向西的旅途.)

 

10月5日(Day 3)   梦里的第一缕光

    我记得我一个好朋友的QQ状态是,梦里想去什么地方,醒过来就应该马上去。这是一个多么不现实却又透露着摆脱生活束缚的美好憧憬。

   早上5点28,我醒了。拿起床边的手机,发现离我所设的闹铃时间还差2分钟。我知道是内心的闹铃叫醒了我,而这个闹铃是我在一年半前就已经上好的。

   Mesa arch虽然是一个Arch,但它并没有在arches national park的范围内,而是属于canyonland national park. 早就有所耳闻,说mesa arch的日出美景冠绝天下,这一年半来,我已多次在梦境中探访此地,可一直没有看到那将照亮这片红色大地的第一缕光。6点半,经过一个小时的山路,我到了Mesa arch的trailhead,离梦中的场景只有0.8mile的步行距离了!我非常激动的从车里拿出三脚架,想尽快到达日出观景点,不想遗漏任何一个迷人瞬间。不过事与愿违,在我整理背包空间时,我的三脚架侧翻在地,关键是我的相机还卡在云台上.... 我心痛的拿起相机检查,发现镜头边缘被摔凹进去了一块,而且不能变焦了... 这没有预料到的悲剧让我旅途才一开始就有点HOLD不住了...我努力平复自己受挫的心情,不停自我安慰到,没关系,天降我一只定焦也,必有其用!预估的日出时间是7:23,我提前半小时到是为了去寻找最佳赏日出位置,可我万万没想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早有不同肤色的大叔抬着长枪短炮在观景点前排起队列...虽说略显拥挤,但并没有使用三脚架上的杀伤性武器,现场相当和谐。已经遭过打击的我,此时更显弱爆了,只能在边缘位置勉强占到一个支脚架的地方。

    空中的浮云开始躁动,从地平线尽头透出的光亮开始改变着万物的颜色。血红的大地露出苏醒的迹象,我知道那期盼已久的梦中的第一缕光就要出现了。插一句,当你被一群摄影师包围时,不会拍照的也能捕捉到迷人的风景,因为在快门声此起彼伏,有形成回声之势时,那必定是最美的瞬间。这一刻来了!各式各样品牌的快门声在我耳边开始大合奏,不过我并没有像他们一样把眼睛凑到取景器前,手里也没有握着快门线,我只是静静的望着东方,盯着那一缕光。我笑了,我终于可以去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去回应我朋友的QQ状态“梦里想去什么地方,醒过来就应该马上去”,Now, I''ll say "Go for it! it''s worth it!" 当然,欣赏美景和框下美景,一个都能少。可惜这一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太阳只露了个脸便躲到云层后面。我坚强的用天赐定焦镜头拍了半小时后,才收拾装备,准备离开。可这时,我发现我周围已近乎没人了,我突然有了自拍的冲动。

    我是一个不喜欢循规蹈矩生活方式的人,我喜欢也享受带给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我没有瞬间HOLD住女生的外表,但我也从来不曾羞涩于再镜头前展示自己。一直以来,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相信人的想法是可以照出来的。我一直试图让自己照得每张照片都有灵魂,起码能让人有所思,有所想。照片的好坏,不是器材决定,也不是技巧决定的,而是思想决定的。在这个“摄影师”泛滥的年代,我所承认的摄影师,一定也是个思想家。

    就这样,我又在悬崖边自拍了我的想法半小时。之后,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

    回到MOTEL,我查到最近3天的天气都很差,多云为主,不时会有雷雨作伴。于是,我决定放弃其它位于Moab附近的景点,先杀到page(arizona),另一个我梦想已久的地方。

    Moab距Page有275miles,正常来说需要开5个小时,但假如中途不作停留的话,我觉得我4个小时就能开到,因为犹他简直就是飙车族的天堂!在这开车就好像开在一条荒漠里没有尽头的飞机跑道上,而且全程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警察,估计是没有路口和障碍物让他们藏身吧。面对如此好的机会,我怎能轻易错过呢,所以我一度在限速为60mile/小时的州际公路上把车速开到了120mile(200公里/小时)。不过要知道,在西部荒野上开车其实是一种享受,就放佛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星球,极为开阔的视野,让你看到远处大地的起伏,断裂和切割,眼前的一切都让我时刻兴奋着,我并不想开太快来缩减这种美妙时光。荒野依旧,红土犹存,这正是我所追求的那种驰骋于自由至上,流浪于世界之间的感觉。那一刻,我相信这将是记入我人生史册的EPIC ROAD TRIP!

    下午6点10分,伴随夕阳西下,我抵达了Page。 我没有着急去找寻落脚点,而是直奔当地很有名的一个景点Horseshoe Bend去看日落。下车后,依然需要1mile的hiking才能见到viewpoint。可当我走到观景点后,失望的发现这里的天气情况也很差,应该是没有可能见到日落了。不过我的失望只限于我还没有走到悬崖边之前。让我先对horseshoe bend(中文可以叫马蹄湾吧)作个简短介绍,它之所有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科罗拉多河在这形成了一个马蹄形湾。我对这的第一印象觉得这就是美国版的长江第一湾。这里悬崖上方和底部的落差达305米,所以当我走到峡谷边缘时,瞬间有了一种走到地球边缘的感觉,这让我双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为了取得较好的全景图,我只好趴在悬崖边缘,把头和相机悬空,一丝恐惧之余更被峡谷的壮美所震慑!人对于美的诱惑往往很难抵抗,这让我在留恋美景的同时忘记时间的飞逝。直到我自拍时发现不用闪光灯已看不清自己时,才意识到天已经黑了。更好的消息是,此刻已看不见来时的路迹,我唯一清楚的是我的车停在东边。夜晚的西部峡谷气温骤降,我手持IPHONE牌手电筒在红土堆中摸索前行,还好这种月光下独自漫步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所以虽说不知准确的返程路线,但我知道只要方向正确,一定可以走回入口处。半小时后,我自认离停车点不远了,于是按下车子的遥控报警器,果然听到右前方传出声响,呼,我出来了。

     在回Page的路上,我随意的在世界上最著名的餐厅M解决了晚饭,并在路边的一个motel找到了available的空房。 What a happy ending! 

(梦里想去什么地方,醒过来就因该马上去。日出时分的MESA ARCH.) 

(梦里的第一缕光。这是我等所有游客走后,抓住没人的间隙,自拍的,这里是mesa arch) 

(出发之前,有太多的东西,我憋了太久,有太多的自己在内心里乱跑,我不知道该尾随谁。这里是mesa arch, 我在同一个地方拍了3张自拍,然后叠加起来变成一张)  

(我喜欢跳,喜欢离开地面的感觉,人类已经无法阻挡我成为飞行员了,自拍于mesa arch)  

(飞行是人类永恒的梦想! 这一抓拍也是跳了10次左右后的自拍成果. 这里是mesa arch)

( 没有人可以活的无拘无束,但面对梦想,我们可以无畏无惧。自拍于mesa arch)  

(路,我自己选择,我一个人走,一个人看透,一个人受。这是在从Moab去page的路上自拍的,为了这张照片,我在路边等了30分钟。)

(我做了别人理解不了的事,我做了别人想做不敢做的事,但实际上我所做的只是在追一个梦。 这里是horseshoe bend. AZ )

(恐惧主导了我们的生活,做的事都不是我们内心引领的. 我们努力学习,只为摆脱以后没有工作,没有钱的恐惧。如果没钱是一种恐惧,没工作是一种恐惧,那我们是应该为了摆脱恐惧而活着,还是应该为了别的什么而活?我不是不害怕,而是我有了勇气。自拍于horseshoe bend.)

(做一个追梦的行者,Once in your life, let urself go!it''s worth it! 自拍于horsebend shoe.) 

10月6日(Day 4)   梦想成真

     早上5点半,这一次我是被手机闹醒的。

     我并没有查到page附近有什么地点是专以日出而闻名的,于是我索性再次来到horseshoe bend。等待旅途中得第二个日出。

     早上的马蹄湾没有一个人,我喜欢这种与世界独处的感觉,只有我和我自己。

     我试图去找到一些未被其他人发现的观景点。我沿着悬崖边往前走,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差不多2米宽的V型小峡谷。无奈,我只能跟着崖边向内侧绕过去,可当我走到这个小峡谷的另一边时,我突然有了一个让我顿时热血沸腾的念头----跳过去!我小心翼翼的走到悬崖边观察可行性,发现这一跳的难度不在于峡谷的宽度,而是深度。越来越好的生活条件,让我们的内心变的越来越脆弱,与此同时,现实社会却变的越来越残酷。恐惧,迷茫,逃避接踵而至。我们需要的是一颗勇敢的心,一颗敢跳跃恐惧的心!恐惧让305米的实际深度在我心里扩大了无数倍。我知道,这一跳和以前所有的挑战不一样,稍有闪失,我便命丧马蹄脚下。但一种征服自己的欲望让我义无反顾的按下10秒自拍快门。快门提示声越来越快导致我肾上腺素加速分泌,我用尽全部力气朝峡谷边奔去,接着,起跳,大喊一声,精彩着陆!我成功了!那种在峡谷上空用生命去呐喊,去向恐惧,向生活挑战的感受,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你们必须自己去体验!跳过了恐惧,我便有能力用相机把这精彩瞬间记录下来,不过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我一共跳了不下20次,只捕捉到4,5张在空中飞越的照片。但我内心早已满足,一个真正热爱的旅行的人,不会把摄影当成旅行的目的,而一个真正会旅行的人,也不会错过用相机记录下感动他自己的瞬间。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不过必须点出的是,这不是我第一次做出这种看似疯狂的行为。06年,我在美国佐治亚从一座8米高的桥上跳进河里;10年暑假,我在澳洲凯恩斯和一群在青年旅社里认识的朋友从一个12米高的瀑布跳下,之后我又以跳伞的方式从天而降在大堡礁。两个月后,我的“跳”经历在夏威夷的waimea bay继续得以添增,我从海边的巨型岩石上跳进大海。有人说我疯了,说我不珍惜生命,不懂这样做的意义,也有人说我这样做都只是为能拍出好的照片......我一直没有回应这些朋友评论,因为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正常人的想法。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来源于成长的环境,生活的环境,当然还取决于是否还拥有梦想。我没有疯,我只是喜欢挑战自己,喜欢让我的生活充满激情,体验那种无法形容的刺激,非要让我说个意义,我会说我只想活得精彩。生命在于冲动,当你深思熟虑,瞻前顾后分析完所有利弊,解剖出各种未知因素后,也许最好的时机和时光已经错过。人生只有一次,青春不能永驻!我不期待能得到大家的认同,也不为博得大家的喝彩,只为不给自己一个后悔的机会。

     我不会为了照相而去送命,我不是专业摄影师,也没有学过摄影,我只是热爱用相机框下我眼中无限的世界,有限的青春。无论我有没有相机,我都会完成这一跳。这个世界,太多人着迷于生活的质量,而我只不过是更注重于生命的质量。

    挑战完峡谷,我继续在悬崖边进行各种创意自拍,独享这迷人西部风光。

    早上9点,我离开马蹄湾,回到motel吃早餐,并做短暂休息。必须提醒大家,跳峡谷是很累的,跳峡谷再加自拍更是累的一B啊。不要轻易模仿哦~

   不知有多少人听说过羚羊峡谷。很早之前,我看过一张光怪陆离的照片,或者我根本不认为它是张照片,它更像是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抽象流线作品。一年半前,我在网上偶然看到了同样类型的照片,这一次,我彻底被吸引住了。我google,百度了很久,知道了这些照片拍摄于一个叫做antelope canyon的地方。那段时间,我唯一的兴趣就是搜集羚羊峡谷的相关信息。我恨不得马上跳进这个世界最著名的狭缝型峡谷,可现实中的各种因素一直阻碍着我。而今天,就是梦想成真的日子。

  羚羊峡谷位于亚利桑那州的北部,距离page只有10分钟的车程。峡谷分为两个独立区域,upper antelope canyon和lower antelope canyon。 98号高速正好位于两个峡谷中间,高速北边的是lower,南边的是upper。但要让我总结的话,最好区分这两个峡谷的方法是,lower是必须用梯子才能进入的,而且峡谷里很多地方异常狭窄,有时,我必须把我背包取下才能顺利通过。相比之下,upper则是可以正常走进去,并且宽敞很多,一路都可以很惬意的享受这梦幻世界。

    中午11点,我首先来到了lower antelope canyon,因为这里有特设的2小时摄影通行证,不像upper antelope canyon是必须有当地导游带领才能进入的。(羚羊峡谷属于纳瓦荷原住民保护区,所以可以说它是这些原住民的财产,也是他们的致富之道)在交了26美元的通行费后,一名原住民热心的把我带到lower antelope canyon的入口处,指着梯子告诉我说,"Have fun, but don''t forget the time! you just have 2 hours! "  不过当我走下梯子,真正位于梦想之地时,我已经忘记他的嘱咐了。我兴奋而又胆怯的摸着这些经历过几千万年洪水蹂躏,巨风侵蚀的岩壁,看着眼前流水般的砂岩线条,它们放佛就是时间流逝的痕迹,所谓人类,在这峡谷面前似乎也只能归于一粒沙尘。我不敢相信世上会有如此美丽的地方。按现在的话说,我瞬间穿越了!那种害怕错过美好而且再也不会遇到的担忧让我平均每走1-2米就会停下,我用相机努力地记录着这美到窒息的梦幻空间,我终于相信之前看到的那些照片真的是照出来的,而不是电脑设计出来的。

    羚羊峡谷不仅是摄影师的圣地,也是想象家的天堂。狭窄的峡谷内, 各式各样的岩壁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独特理解。位于梦想之地的兴奋,让我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加之如此奇幻的风景更使人流连忘返。当我突然想起2小时的时间限制时,已经快下午3点了。我不得不加快脚步,超过时间限制的20DOLLAR罚款可以接受,但我还得留时间去upper antelope canyon。

    开车穿过高速路,我在upper antelope canyon的停车场入口处得知,今天唯一available的 guide tour只剩4点半的那一趟了,我别无选择。 离出发还有一个小时,我趁这段时间,进page城里为身体补充燃料。

    4点半,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乘坐改装越野车去往3mile之外的upper antelope canyon。不同于lower的自由走动和任意停留,这一次我们总共只有一个小时的参观时间,并且是集体前进,这对我而言,增加了不少拍照难度。upper 峡谷里的空间更大些,但入光量却比lower少很多,就以曝光时间来看,我在lower最多曝1秒左右,就已经算正常曝光了,但在upper,为了让照片明亮些,我必须按住快门差不多10秒到20秒。除此以外,upper有着和lower一样无与伦比的美丽,甚至更五光十色些。这是一条只有一个入口的峡谷,我们在导游的陪同下花了40分钟走到了峡谷的尽头,于是我在返回入口的途中有了20分钟的时间自己支配。这时我盖上了相机镜头,我只想好好珍惜这最后的20分钟,我享受着这上天赐予的美景,走在现实的梦境。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从不缺乏美,只要你有一颗不断感悟的心。

   探访完上下羚羊谷,我找到了一家日本餐馆,回味一下很久未吃的寿司。晚上8点前后,我回到了motel,开始计划明天旅程。 

(这就是我的自拍装备以及拍摄环境。一不小心,任何一张照片都能成为我的遗照。)

 (生命中有太多不能承受之重,把一切无关紧要的扔了,轻装上路,跳过阻碍你追寻梦想的鸿沟,这是4,5张成功抓拍作品之一,自拍与horseshoe bend)  

 (这张我没有准确把握好时间,没有拍到空中的姿态,但却捕捉到了起跳的瞬间,自拍于horseshoe bend.)

(这是我用手机拍的现场图)

 

(带着灵魂去旅行, 去流浪,去感悟,自拍于horseshoe bend)  

 

("Not necessarily to be strong, but to feel strong, to measure yourself at least once, to find yourself at least once in the most ancient of human conditions"---into the wild 这是我旅途回来后才看的电影,很是震撼我的心灵,不过我也庆幸自己现在才看到这部电影。自拍于horseshoe bend) 

 

(年轻的时候不流浪,是对生命的一种挥霍。 自拍于horsebend shoe.)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the core of man''s spirit comes from new experiences. 自拍于horseshoe bend)

 

(这就是下羚羊峡谷的入口,让我想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就是lower antelope canyon的内部,而且这就是原照,我只用PS加了签名。) 

 

(真正的梦境,走在羚羊峡谷内,放佛时间都是静止的,面对这样的景致,我必须承认自己语言匮乏了。 )

 

(走在羚羊峡谷内,有一种置身于时间隧道的感觉。这是我去过最美的地方之一!)

 

(梦想成真!我终于到这了!这就是原片,不要怀疑你的眼睛!校内的效果太差,我稍后会发去tuchong,flicker.) 

 

( 梦想的阶梯一直在你心里,你需要做的就是往上爬. 这里是下羚羊峡谷)

 

(梦里的色彩!这一天我盼了一年半。光是羚羊峡谷的精灵,有光既有色彩,有光就有希望。这也是原片,请原谅校内的效果很屎)

 

(每一个行走在羚羊峡谷里的人,都像是行走于梦境里的人。这是上羚羊峡谷)

 

(很多人也许不相信羚羊峡谷有这么美,但我要说的其实是,我没有能力把那种极致的美框下来,现实里羚羊峡谷比照片上的惊艳更多。)

 

10月7日(Day 5) 在路上

    今早闹铃设在了7点半,因为我9点钟要赶到一个离page有30miles 的ranger station。

    在亚利桑那和犹他的交界处,有一个地方叫做THE WAVE,我们把它翻译为波浪谷。用MAC的朋友一定在桌面图里见过这个地方。波浪谷有我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景致,所以我想用照片来替我说话,它也是我must go list上的一员。不过美国政府为了保护这绝世地貌,每天只允许20人进入此地,其中10个名额必须于4个月前填写提交application,而剩下的10个名额则会于每天早上9点在距离the wave最近的ranger station以乐透的方式决出。

    3天来在荒野上为所欲为的奔驰,让我放肆的以为这里真是脱离警察控制的区域。于是我继续以90mile/小时的速度向目的地进发,但突然迎面而来的警车让我不知所措,我下意识的急忙踩下刹车,让车速降到合理范围。可惜还是晚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警车漂亮的完成了一个180°原地掉头,而此时警灯已经亮起。我不可避免的接到了这个旅途中的第一张罚单。这个意料之外的pull over耽误了我20分钟,我不得不继续以超速的速度赶往ranger station。还好,我在8点45分抵达了早已人满为患的小工作站。此刻,我还没有意识到更戏剧的故事其实已经发生。原来,这个ranger station刚好过了亚利桑那州的边境,也就是说这里的时间比我出发时的motel快一个小时,也就是说,虽然我的手机显示的时间是8点45,可实际上这里已经9点45了,乐透时间已结束了45分钟,我连参与的机会都没有争取到,便已经出局。我苦笑不得的走出ranger station,失望之余还是得继续接下来的旅程。

    重新思考路线后,我的目的地改为ZION NATIONAL PARK. 这是一个在美国人中很有名的国家公园,特别适合携老带小的家庭旅游。中午12点多,我进入了ZION national park的范围。

    ZION NATIONAL PARK很大,没有一个星期,你别想走完一半景点。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我最多只有2天可以花费在这里,我把这想法告诉了游客中心的导航员。他给我指出了2个最受欢迎的景点, 一个是瀑布群,一个是narrows,并且给了我友情提示----如果想进narrows hiking,最好准备充分,比如拥有防水服之类的。

    我听取了导航员大叔的建议,决定今天下午先去瀑布群,明天再进行颇具挑战的NARROWS HIKING。我在游客中心附近买了个热狗吃,以此犒劳奔波了一上午的自己。ZION NATIONAL PARK在4月1日至10月31日期间,是不许私家车进入主峡谷区域的。因此我们只能乘坐公园里的环保大巴前往各个景点。说实话,我很喜欢在旅行的时候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看着窗外恢弘而附带色彩的美丽峡谷,听着来自不同地方的游客对它发出的独特感受,这让我有一种特殊的归属感,我热爱这种感觉,那种在路上的感觉。

     度过了美好的30分钟巴士时光后,我到达了瀑布群小径的入口处。从这里起,还得走1小时左右才能见到第一个瀑布,这时刚好3点正。

     突然出现的大片绿色森林让我顿时不太适应,毕竟我已在荒漠和红土地上行走了好几天了。不得不感慨,ZION真是个生态多样性的国家公园。不过当我远远望见第一个瀑布时,我很失望,眼前的景象刷新了我对瀑布的定义....这最多只能叫水滴自由落体.. 但我相信导航员大叔不会骗我,所以我把期许投给了更深处的瀑布。

    事实往往是残酷的,半小时后,我在小径的尽头看到了传说中最壮观的瀑布。。。我抬头静静看着,突然从后方传出一句我的心声:“ Is that it? I don''t think it''s worth to walk 1 and half hours."  的确,前面遇到的是水滴自由落体,而这里无非是从更高的地方水滴自由落体... 

   还好,我并没有很失望,我知道自己只是没有来对时候,因为这里已经好久没下雨了。旅行的乐趣并不完全在于站在那些大名鼎鼎的景点前感受那份期待已久的激动,对我而言,那些在路上的所思所想所悟也很重要。回想过去的两年,我已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有人说我看上去很孤独,但其实我内心并不孤独,我观察着眼前未知的世界,寻找着现实和幻想的差距,静静沉淀着自己。我很享受这种与自己内心一同旅行的日子,记得有人说过”内心,就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人在满足的时候,是觉察不到自己内心的“。所以不要自认很了解自己,直到和自己内心真正通过话。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旅行时,很爱说一句话,Wish you were here!  并不是因为觉得太孤单,只是遗憾不能一起感受美。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拍照的原因之一吧。

    原路返回的时候,我在一些off-road上发现了一些吸引我的景色,导致原本1个多小时候的回程,我用了差不多2个半小时。待我踏上环保公车时,已接近晚上7点了。

    回到停车场,饿到不行的我在公园入口附近的泰国餐馆就近解决了晚饭问题。考虑到明早还要去narrows hiking,我决定今晚就在附近找个motel好好休息一下。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沿路问了10多家motels,居然没有一家有空房。。。看来今天的戏剧还在继续。既然如此,我只好再次改变计划,今晚就先杀去bryce canyon!

   这注定是在路上的一天。 

 

 

(ZION NATIONAL PARK里沿路都是景!)

 

 

 (ZION公园里的路都是土红色的,搭配上路边的风景,能在这里开车,是一种享受!)

 

 

  

(公车上的温馨瞬间,旅行就是让未知的世界不停的打动你。)

 

 

 (我是一个背影控,我喜欢背影所特有的气氛,我享受背影带来的无限想象空间,这里是ZION)

  

 

 (这就是所谓的瀑布...) 

 

(这也是瀑布之一....)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迷上了自拍,亦或说,我迷上了记录那个在路上的我。这里是ZION)  

 

 

(也许有人好奇我是如何自拍的。我一般都是设好10秒定时,然后根据提示声和自己的推算努力让快门抓到最到位的瞬间。如果自拍时,需要到达的位置大于10秒,我会在相机上贴上一片纸,“can you press the shutter for me? Thank you so much!”  然后就去拍摄位置就位,等待下一位路过相机游客~ 这一招,很管用,这就是其中之一)

 

 

(每次我自拍自己跳跃的动作时,时不时都会有其他游客在旁边看热闹,一次不成功,我就再跳一次,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我需要做的只是活出自己。)  

 

 

(我认为跳是一种激情的释放,一种具有感染力的行为,所以很多时候,我发现途径的游客不仅只是看热闹,在我离开后,他们也会去我刚才飞翔的位置一试身手。)

 

 

(再次提醒大家,ZION 公园很大,有很多值得一去的景点,时间充裕的话,可以计划在这多待几天)  

 

10月8日(Day 6)  死里逃生

    话说前一天晚上,我从ZION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开到bryce canyon,而是半路在路边的一个motel里睡了差不多5个小时。

    这天早上,我4点半就起来了,因为我所在之地距离bryce canyon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的路程,我得在日出之前赶到。出发不久,居然下起了小雪,但我赶路心切,并没有因此减慢速度。此时的我,已忘记昨天才收到一张speed ticket的现实,直到当我再次看到警灯在我车后亮起。警察叔叔下车后,友善的告诉我说,这条路经常有野鹿会横穿,只能开60mile/小时,而我开到了80mile/小时,况且还下着雪。想起昨天努力跟警察叔叔解释依然无果,还耽误很多时间的经历,这一次,我直接放弃了狡辩,直接认罪,只希望能早一些重新上路。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里最低点的海拔也比ZION的海拔高差不多1000多英尺,所以我一只在开上坡路,而天气也越来越冷。Bryce canyon 以岩柱(hoodoo)为名,由风、河流里的水与冰侵蚀和湖床的沉积岩组成,严格意义上说,这里不算峡谷。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就是因为看到了一张朋友在此所拍的照片,包含众多精巧与色彩缤纷的尖柱形岩石。

     6点半左右,我看到了路边的招牌,提示我已进入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我之前在公园官网上咨询到说,bryce canyon里几乎所有的景点都面朝东,也就是说你可以在任一景点观看日出,不过它有推荐说sunset point是较多游客的选择。我一向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于是sunset point便是我今天的第一站。

    到停车场的时候,我发现只有一辆车在这里。暗自高兴,这次不会有人来跟我抢好位置了。我充满期待的打开车门,整装待发的去迎接日出,可我忘记半小时前,天空还在飘着雪花。除了短袖,我只带了一件长袖TEE和2件很薄的外套,但就算我把它们全部披上,依然HOLD不住这场面,更别说这还有山顶的寒风。IPHONE告诉我说,此时此刻,这里只有零下4度,而离日出还有半个多小时。

    是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我只能一边鼓励自己,一边拿着那几近结冰的三脚架望景点走去。如我所料,这里的确只有一个人比我先到。我顶着寒风,把相机脚架准备好,默默期许这个日出最好给我美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身后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原先躲在黑暗里的万千岩柱也渐渐明朗多彩起来,我忍不住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就好像这里是块露天剧场,太阳的升起放佛是拉开了剧场的帘幕,主角开始登场了。不过令我心碎的是,由于东边的云层过多,朝阳并没有完全露出来。没有看到心中的完美日出,我略显失望,加之我已在零下几度的环境里待了差不多一小时,为了拍照而裸露在外的手已完全没了知觉,我决定先找个地方,补充点身体能量。

      接下来的一天,我都行走于bryce canyon的各个景点。最让我心潮澎湃的莫过于inspiration point! 成千上万的岩柱就像是天然石佣排列在你面前等待你的检阅。在这里,你才会意识到人类在大自然造物主面前是多么渺小。最近两天,不管我走到哪,我都一直背着我的人型纸板,这引起了很多游客的围观,他们很好奇的问我这背后有什么故事,有什么含义。其实这个人型纸板是我好朋友在昆明帮我做的,因为每个假期我都在外旅行,很久没回昆明,但每次听到他们一起集体活动,我都很想参与,所以便诞生了这个人型纸板,纸板出现的时候,就代表我也和他们在一起。后来,我叫朋友帮我从昆明把这个纸板带来,因为我想带着它一起旅行。一是我不会显得很孤单,二是当我在旅途中遇到好玩的朋友时,这个纸板可以代表我和他们合影,这样我既可以出现在照片里也能亲自拍照。不过这一次,人型纸板多了一项任务。我在“我” 胸前贴上了一张纸--“YHY, 生日快乐!”  10月15号是我最好的朋友的生日,我想既然不能回国到场帮他庆祝,那就在最美的地方送他最真挚的祝福好了。这些外国朋友知道我的这个想法后,纷纷激动表示要和“我”以及我合照。旅行就是这样,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你也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人,但其实这就是旅行最大的乐趣。

     傍晚时分,我再次回到inspiration point,在晚霞的陪伴下最后欣赏一下这不可置信的美景。殊不知,这里差点成了我的葬身之地。

      此时,天色已逐渐变暗,我突然想到2天前陨落的乔布斯大师,这让我有了用IPHONE闪光灯光影涂鸦“ISAD”的想法。我来来回回试了差不多5,6次,才勉强完成一幅略微成功的作品,我还不满足,准备再试一次。我走到悬崖边,像前几次一样,在快门声响后开始在空中书写,但也许是过于专心于涂鸦,我并没有注意到,我脚已踩在悬崖边缘。还没等到快门结束,我突然感觉重心不稳,我知道我踩空了,摔倒在斜坡上,整个身体开始往下滑。我本能使劲抓一切能拉住我的东西,石头,岩壁间的草,因为我不知道我离真正的垂直悬崖边还有多远。幸运的是,在下滑了差不多10米后,我停住了,而另一位在旁边拍照的游客也看见了我。我一边小心谨慎的往上爬,他也小心翼翼的往下梭,试图来帮我。经过差不多5分钟的努力,在这位圣路易斯朋友的帮助下,我重新回到了平地上。除了衣服脏了,裤子破了,手略微有些疼痛外,我并没有很大损失。捡起被我扔在地上的电话,我回头心有余悸的看着我滑下的路径,发现如果我再往下滑差不多10多米的话,我真的就将和这个世界说拜拜,而那张光影涂鸦也就是我今生最后的照片。我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意识到只有在真正经历生死时刻的时候,你才会明白自己有多么渴望活在这个世界上,尽管我们有些时候很想从这个世界中逃离出去。

     和圣路易斯朋友道尽感激后,我收起三脚架,以舒缓的脚步向停车场走去,我需要给自己一些时间淡定下来。

     紧张劲过后,饥饿感随之而来,我在靠近公园的一个小镇上用PIZZA填饱了肚子。回味一整天行程,真是有够跌宕起伏,波澜不惊。总的来看,我认为bryce canyon已大致感受过了,可以回头去完成我的narrows hiking了。

   

 (早晨的bryce canyon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HDR效果)   

 

 (这张是我按完快门后,拼命跑过去,刚跑到那个位置,就发现红灯不闪了,又马上跑回来看成果,结果正好在画面中间. 这里是bryce canyon) 

 

(世界很好,我们很糟。摄于bryce canyon)  

 

(这个世界从不缺乏美,只要你有一颗不断感悟的心。 摄于bryce canyon)  

 

(YHY, 德州美女祝你生日快乐!!但可不可以不要掐我脖子....) 

 

(出发前,我内心波荡起伏,思绪浑浊不堪,成长的排泄物堆积在心头。似乎我的心也近视了,整个世界都模糊了。还好,旅行就是一副眼镜,让我重新发现世间的美好,带我找到正确的方向。这是我当时突发奇想出来的拍摄方法,效果还挺不错~)

 

(但也许有时候,我们并不是真的近视,只是对焦没对准。摄于bryce canyon.) 

 

(YHY,希望这个生日惊喜你还满意!在最美的地方,送你最好的祝愿!)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22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