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坝上拾零 乌兰布统镇

 坝上——又一个 中国特有的地理名词。

内蒙古高原的南缘,大约东起赤峰市境内,西至张家口外张北县,较之紧贴其南侧的平川丘陵,海拔陡然上升千米左右,酷似一道时断时续、绵延千里的高坝。高坝上下,几十公里之间,地貌、气候、植被,迥然殊异,形成了独特的地理景观,近些年,坝上绚烂的秋色更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海内外游人和摄影、美术爱好者。由于老马鼎力推荐,王团长精心组织,辅以先行者吴康宁学长一路顾问,一群看热闹的掺和着摄影发烧友组团踏上了坝上秋日之旅。
 
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镇是此行坝上的落脚点,乌兰布统蒙语意为“红色的坛子”,相传这里曾是康熙大败葛尔丹的古战场,我们下榻的宾馆位于北京军区乌兰布统军马场的属地。据说当年林彪主军时,由于缺乏机械化建军的实力,林彪提出了“军马化”,大力发展马匹作为运输军械和人员的动力,全军因此在草原上大兴军马场建设,仅北京军区在内蒙就有二十多座军马场。时过境迁,如今草原上万马驰骋不再,北京军区仅存的乌兰布统军马场,也只以饲养少量名贵马种为业,一则部分出口,二则服务权贵休闲,三则供于影视制作。为了涵养草场,当地农牧民私人喂养的牛马羊数量也受到了严格控制,军马场的多数牧工早已下岗自谋生路,从最初外出打工到如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应坝上旅游热,他们开家宾馆饭店,买辆越野车拉客,在景点山口、路口架根木杆,拉道绳子设卡收费……让人感觉日子还过得去,为我们这一组四人开车的师傅叫王玉海,军马场下岗牧工,女儿在赤峰工作,儿子在南方上大学,因为同属50后,彼此之间很快就有了共同语言,王师傅说,再过一段日子天寒地冻,他就到赤峰女儿家过冬,享清福去了。
 
乌兰布统距北京直线距离不足四百公里,海拔1500米,但气候比同纬度甚至更高纬度的地区如北疆,东三省要恶劣得多,无霜期只有六十多天,加之土地贫瘠,沙化较严重,降水偏少,只适宜种植土豆、燕麦一类低等粮食作物,农副产品供应匮乏,接待游人的主副食品甚至包括咸菜都必须由坝下运送上去,宾馆饭店提供的饮食质次价高也就势在必然,气候恶劣的另一表象是雾霾重重,我们出得京城,一路经金山岭、承德、围场至坝上,四百公里行程,无论阴晴,周天都笼罩着灰沉沉的雾霾。坝上行七日,前三日重度雾霾,中间二日细雨绵绵接乌云翻滚,让坝上秋日的姹紫嫣红褪色不少,空中浮尘也不免让人心烦气躁,第六日雨霁,惜乎蓝天白云只能目送一群意犹未尽的老头老太踏上了归程,想象那阳光照耀下,桦木沟桦树林的金色灿烂,北沟百千树种的绚丽多彩,三拐子沟林海的博大恢弘,蛤蟆坝民居的细腻温馨,公主湖水的妩媚多情……所有的美好,都只能成为来年的期盼。
 
在远离都市的地方,污染如此严重,是北方的风沙还是东北工业区的粉尘,无从查考。王师傅告诉我们,除了冬季朔天劲吹,夏季雨水过后晴空较多外,这里春秋二季雾霾属常事,往往下场透雨,会好个三五天,周而复始,当地百姓习以为常,游人尽兴观赏,大师创作美图则要碰运气,受时间的约束跟团游交好运的几率很小,比如9月20日这里雨过天晴了好几天,如我们不推迟五天而是按原定计划出行,观感一定更美好,片片一定更精彩。
 
坝上目前还是一块极少人工矫饰、需要耐心深入探访其自然神奇的土地,无论是旅游或是采风,只要时间和精力充裕,自驾或自由行的效果显然都要优于跟旅行社,天气之运已如前所述,吃住行也有所比较,临行前,旅行社信誓旦旦:到坝上换乘依维柯去景点,每人每天车费不超过100元,身临其境方知,多数景点只有机耕路,有的干脆只有车辙,别说依维柯进不去,普通轿车进去都困难,只能换租越野车,越野车旅行社报价800元/天、辆,每车四人,王团长自行联系了驾驶员只要500元/天、辆,但旅行社声称自行租车他们不承担安全责任,要人人签生死状,最后只能极不情愿地被狠宰了一把,王师傅说,如果有机会再去,可事先与之联系好,而后自行乘车至围场县城,他们开车下来接站,四人一组,一般不要超过十二人,上坝后宿于农牧民自办的旅舍,四个人一间,有炕有床,120元/间,可以洗澡,就地搭伙,炒几个素菜下饭你看着给两个,如需要改善伙食,杀只小鸡,煮碗红烧肉则要另外谈价。以寄宿农舍为基点,500元/天、辆的越野车,只要能去的地方,想到哪载你到哪,(当地人还知道一些游客很少光顾的地方),此外各处景点把门收费多是他们的工友乡邻,如果事先协商好门票的费用也可节省一部分,自驾游则是自行开车至乌兰巴统,然后换租当地的越野车(多数景点禁止外地车驶入),吃住行依前所述。
 
话说回头,自驾或自由行最优还是在于可根据气象预报自行把握出行时间,以较少的投入得到较多的收获。合适的时候,本人依然会再往坝上一游。
 
现如今扛着长枪短炮出门是准老年中的潮人,儿子儿媳多次撺掇老爸单反,但老史和一土人教导我们: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想想在新疆替老马背过的那个沉重的铁疙瘩,还真心有余悸。不得已,从儿子手中继承了一只机龄近十年的老牙货,东施效颦屁颠颠地跟在大师们后面指东晒西,鼓捣鼓捣却把设定日期的程序忘记了,以致片子上出现怪怪的时间(说明在先,以免张老师又要批评偶“年轻,日子好过抢着过”),设备陈旧,手艺更糙,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景物,与大师望尘莫及,相较卡片都自惭形愧,儿子安慰我说可以PS,于是请人PS一把,自我感觉好了一点,但依然是班门弄斧。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