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 走过很多路的人

新加坡音乐旅行记 (二) 2012-02-06

 

牛车水大厦 (Chinatown Complex) 二层有很多新加坡小食,我曾经花了好几个中午在那里吃午餐,并且计划着哪辈子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将会沿着一定的店铺格局,把这一层里所有店面的招牌食物全部吃一遍。牛车水大厦四面通透,没有冷气,嗡嗡响着天花板上几台电扇的噪音,很多老人在这里吃喝交流,汇集着各种语言——广东话、福建话、普通话、英语,负责收拾残羹的马来人和印度人,他们又说着自己本族的语言。声音的嘈杂混乱和大排档鲜有的井然有序,让刚刚试图认识新加坡的我,体验到一种我国极力倡导却始终达不到的和谐。

(当时在吃的这份名字带有“云”字的冰甜品)

我就是在这里遇到这篇游记的主角的。当时我挑了一个人的位置在吃一份冰品——我始终不记得这份我吃了两次的冰品的名称,只记得名称里带有一个“云”字,当时我点这份冰品的初始原因仅仅是因为,我一时半会还没有适应新加坡的高温,而它看起来和听起来显然太凉快了——他点了一份港式油拌面,坐在我的邻桌,用普通话问我:“你的这份东西好吃吗?”

是一个年约六十的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我礼貌地回答说:“还不错,我以前没吃过,什么都会觉得好吃的。”

“你以前没吃过所以你才点的吗?”

“对,我刚到新加坡。”

 

我们就这样慢慢攀谈起来。老爷爷话说得很慢,一是因为年纪微大,一是因为普通话实在不灵光。当我告诉他我连夜从北京飞到新加坡,刚下飞机,并对这边的炎热不太适应时,他叮嘱我今晚一定要好好休息。“不然你会水土不服病倒的。”然后,我们在他先前吃过的港式油拌面铺面前排了一会儿队,他给我买了一份跟他之前吃过的相同的面,只不过多了一些叉烧,“每天这家铺子前面都排队的。”就这样,他给我介绍了我到新加坡后吃到的第一份不错的美食,而后还带我吃了很奇怪的新加坡水果、饮品等。

“你是读书呀还是做工?”

“已经工作了。”

“你看起来就像是还在读书的学生。是在北京做工吗?”

“是的。”

“你看起来就像是新加坡华人。”

(也许是一座银行大楼)

他一边喝咖啡,一边问我问题;我一边吃面,一边回答他的问题。时间过得很慢,就像这位老爷爷缓慢的语调,问完我的工作之后,他谈起他父辈从海南岛迁往新加坡岛之后的工作、他自己的工作、他儿子从美国回来之后的工作。由他父辈的艰辛以及贫苦谈起,那时候这座岛屿还是一片荒芜;接着谈到老爷爷年轻的时候,牛车水附近刚刚建起一些银行,他就在银行里做工,慢慢做了很多年,看着这个国家强大富裕;于是培养出在美国留学很多年的儿子,儿子归国后也依然在做金融方面的工作。我只是听着,很少插话,待我一口一口慢悠悠吃完那份面,老爷爷说:“我可以带你去看看我工作过的银行,离这里不远。”

(见证新加坡富裕与成长的地方)

于是我们穿过佛牙寺 (Buddha Tooth Relic Temple),穿过几条我不知道名字,但是行走着很多新加坡白领的小径,来到他工作过的银行,来到他所说的见证了新加坡富裕成长的地方。“如果你想,你也可以到新加坡来工作;你可以见见我的儿子,你可以嫁给他。”类似这样的话,在我们行走的时候他会重复很多遍,最后弄得我有些许厌烦。

(佛牙寺 Buddha Tooth Relic Temple)

 

我们走了很多路,由于刚下连夜的航班,我困意太浓,并且需要时不时停下来等待缓步的他。已经是很艰难在行走的老爷爷,愿意花几个小时的时间陪我逛新加坡这一小片地方,如今的我回想起来,充满了无法道出口的谢意,只是当时心有芥蒂,于是总想迅速摆脱掉他。我们经过安详山 (Ann Siang Hill)、富康宁公园 (Fort Canning Park)、新加坡河 (Singapore River),经过了一些很小却足够代表新加坡的小景色。“你应该带着你的父母亲一起过来玩,他们把你养大,这些美景你应该和他们一起分享。你父母现在还好吗?”老爷爷事无巨细,一路上没有停过问题。

(安详山 Ann Siang Hill)

“我父亲还好,他不太愿意出远门,但他很支持我出来见世面。我母亲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

“哦?所以现在家里就只有父亲一个人吗?”

“是的。”

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不再问问题。沉默。

(新加坡新闻及艺术部大厦 Information and the Arts Building)

我们慢慢爬过一座小山,遇上几个在山林小道上跑步的人,遇上几个匆促下班的年轻白领,有华人面孔的男生朝我微笑,我却羞涩地低下头,老爷爷说:“你应该也朝他微笑,在这里,只要是同族的人,都会像一家人一样互相心怀感激地微笑。”我点头。然后老爷爷又说:“你和他们都一样,不要自怜,你拥有和别人同样的机会和尊严,不要因为你从小就失去母亲,而感到这个世界欠了你什么,时间一样长,路一样宽,你得到的是比其他人都要坚强得多的心灵。”

你总是能在陌生智者的口中,获取最贴合你生命轨迹的一句忠告,在新加坡的头一天,我就收获了这样一句箴言,现在回想,也能感到,心灵应该通透得有如新加坡澄明的天。

(新加坡河 Singapore River)

 

只是终究还是要告别的吧。

他答应把我送到政府大厦 (City Hall) 地铁站,以方便我能够和约定好的友人见面。他感到很遗憾,我这么仓促地想要与他离别,他还想让他的儿子与我见面。“怎么办,我也没有手电(手机),不知道你住在哪家旅馆,你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再有空出来玩,所以我们是刚刚相识就要分别?”

“我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这个下午谢谢你带我看了这么多风景。”

于是,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位老人。

回到北京后,每每与人聊及这位老人,这位陪我走了很多路的老人,隐隐心存感激的同时,也不免抱憾。当然,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留下手机号码将会遇到怎样的结果。这个我未知的结果,也许只有平行世界的另一个我才能体验吧,而这个平行世界里的、早前郁郁的我,将努力做一个不自怜、并且努力完善自身的人。

(福康宁公园 Fort Canning Park)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