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美国有多美——尼亚加拉瀑布

  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我们从美国西部城市洛杉矶直达东北部的水牛城布法罗(Buffalo)。

  从空中望去,小城布法罗就如安徒生笔下童话中的场景:浓密的森林,如织的河道,一幢幢尖顶红房灵动地散布在低低的丘陵之间,仿佛是阿拉伯壁毯上绣出的山水画。如果不是机翼下方露出一条窄窄的水泥跑道,或许我仍在纳闷,我们乘坐的波音737怎么会在柔软的草坪上降落呢?

  已是十一月下旬,位于地球两端的西安和布法罗都进入冬季了。乘车去大瀑布的路上,以血红为主色调的的枫叶快意渲染着高速路两旁的山峦沟壑,于是,整个天空都好像在熊熊燃烧。

  仅仅在半天以前,我们还穿着体恤衫在洛杉矶的街道上溜达。那里完全是西安九月初夏秋之交的景致。几个小时过去,现代化交通工具就载着我们穿过了四千公里的空间和两个季节的时间。谁还能说我们居住的星球很大很大呢。

  田野中散发出的花草的芳香太过浓郁,以至于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深呼吸,车上的游客像醉了烈酒,几乎都昏睡了过去——也许还是因为飞机上长途旅行过于劳累吧。

  车子开近波涛汹涌的一条大河,远远就可以听到闷雷似的巨响。前方,白茫茫一片水雾冲天而起。河就是尼亚加拉河了,雷声是河水跌落峡谷的轰响,水雾是水流溅起的点点浪花。

  汽车穿过一座铁桥,缓缓进入景区。远远地停了车,漫步走过一片树林,就看到悬挂在天际的大瀑布了。

  尼亚加拉大瀑布位于安大略湖和伊利湖的之间。伊利湖海拔174米,安大略湖海拔75米,河水从高处的伊利湖经50多公里的奔流,在地面切割成深达100米的峡谷,形成举世闻名的尼亚加拉瀑布,浩浩荡荡地流入安大略湖。

  尼亚加拉河与瀑布群都比较年轻,大约只有一万两千岁。从诞生时起,水流高速侵蚀河床,瀑布以每年两三米的速度向上游侵蚀。再过一万几千年,瀑布直达伊利湖,那时,整个湖区也许会消失——但愿我只是杞人忧天。

  导游先生很快买好船票,带领我们排队参观。从一个竖直的电梯下到河岸,整个瀑布就展现在大家眼前。

  站在急速奔流的岸边,首先看到的,是瀑布下游一座横跨美加两国的大桥。小时候,多次看过南斯拉夫拍摄的反映二战的经典影片——《桥》,那时的印象一直深深地刻划在自己的记忆深处。眼前这座桥,外观与电影中的极其相似。单拱的桥身飞跨600多米,两侧基座紧紧地嵌在岩石上,似一道彩虹连接着两个伟大的国家。从桥上步行数分钟,便可从美国进入加拿大国境。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终于轮到我们登船。船员一边给每人发一件绿色的雨披,一边喋喋不休地给我们讲述船上观光的注意事项。这时,就显出不懂英语的好处了——你只管讲你的道理,我却只当没听见!

  游船终于开动。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在美国境内、人称“彩虹瀑”的一股瀑布。山羊岛(Goat Island)将大瀑布分成两部分,分属美加两国。左边的小瀑布叫美国瀑布,小瀑布高五六十米,二三百米宽,右侧的大瀑布在加拿大境内,远比彩虹瀑宽广,人们称它为加拿大瀑布或马蹄瀑布。

  我们到达当地的时间是11月23日下午两点。据说,后天,也就是25日,由于天气寒冷,整个景区将被封闭,不再对游人开放。导游安排我们今天游览,可以说是抓住最后的机会了。

  游船离彩虹瀑布越来越近,船头径直闯进河水倾泻处。头顶,湛蓝色的河水向峡谷口涌流,重重跌落到巨石堆积的河床上。河面急速的打着漩涡,游船发动机发出低沉地吼声,全力抵抗着水流的冲击。

  转过一道石崖,轮船来到了马蹄瀑前,这股瀑布因其外表酷似一只马蹄而得名。宽阔的瀑布似一幅天幕,奔腾而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随着距离的邻近,人们的心脏跳动也不由自主地加速。一团急雨溅落下来,甲板上响起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骤响,我的脸颊顿时一阵冰凉,摄像机的镜头也被打湿。

  洪流泻入河谷,一层层巨浪甩到河床上,把大山一样厚重的翡翠摔成碎末,激起了一团巨大的水雾。水雾随着气流盘旋而上,原本晴朗的天空,由于水汽的飘散,显得乌云低垂,日光暗淡。在乌云和洪流之间,白色的海鸥勇敢地飞翔,一会儿翅膀掠着波浪,一会儿优雅地在我们头顶盘旋,似乎在向人类显示它们的勇气和力量。

  我到过壶口瀑布。同是世界著名的瀑布,烟波浩淼,威武雄壮是其共性。但尼亚加拉的河水澄清,黄河却泥沙俱下,前者两岸是茂密的森林,后者却一片贫瘠。我们歌颂黄河,因为她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但数千年来,她的儿女只知道无休止地索取,以致于如今的黄河污染、断流,成为悬在我们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尼亚加拉河五十六公里流程,河岸两侧是美加两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却看不到一丝污染的痕迹,人们在这里居住、工作、旅游、休闲,与尼亚加拉流域形成了一个和谐的整体。同是大河,同是瀑布,黄河带给祖国的是无休止的噩梦,而尼亚加拉却给美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我们不应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吗?

  下了游船,重新回到高处。站在观景台上回看,在夕阳的映照下,一条彩虹从河面升起,逐渐向西方延伸。朝上游望去,河水像千军万马向前奔腾,排山倒海地涌向峡口。再朝前,沿河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遮住了我们向中流窥探的视野。眼前的风景与四川九寨沟竟有些神似了。

  晚上,我们下榻在河边的一个小镇。小镇也掩藏在高大树林中。宽阔的街道旁,每幢房子前后都围着是一块草坪,草坪边上是长长的花坛,花坛中各色鲜花盛开。今天不知是什么节日,家家户户门边都插着美国国旗。

  夜色很快降临。在床上静静躺着的时候,隐隐觉得整个房间都在震动,那是尼亚加拉水神仍在不知疲倦的撞击着大地。这时,我想起了陆放翁的一首诗“僵卧孤村不自衰,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明天还要早起,就让我在这滚滚的岁月长河中入梦吧。

  机翼下的布法罗小城

  

 

  彩虹瀑

  

 

  观景台

  

 

  一帘幽梦

  

 

  马蹄瀑

  

 

  瀑布全景

  

 

  一桥飞架美加两国

  

 

  水流日夜撞击巨石

  

 

  加拿大一侧的码头

  

 

  远眺尼亚加拉城

  

 

  尼亚加拉河秋景

  

 

  尼亚加拉河秋景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