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浅草 (Asakusa)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在便利店买饭团搞掂了早餐,就直接步行前往离Hostel很近的浅草寺 (Sensouji) 。沿着江戸通傝继续北行,十来分钟就能到达。

  当天是星期天,原本宁静的蔵前显得更加静谧。很多商店都不开门,街上的行人也稀稀落落,其实这样反而挺舒适的。

  路上,我们偶遇Bandai大楼,虽然周日休息没有开门,但一层落地玻璃墙外面整齐地摆放着一排Bandai旗下卡通人物的大型公仔,最高的约莫有两米。相信所有看着日本动画长大的人都知道Bandai几乎就意味着我们的整个童年回忆,面包超人、哆啦A梦、咸蛋超人、幪面超人等等一字排开,我们轮流和公仔合影,不亦乐乎。

  在浅草通傝靠近驹形桥的路口,我们还能远眺伫立在隅田川对岸的东京僗戮僀僣侪乕(东京天空树)以及头顶异常显眼的黄金艺术水滴造型的倾僒僸价乕儖(朝日啤酒)总公司大楼。其实东京僗戮僀僣侪乕刚好在我们抵达前不到一周才正式对外开放,并以634米成为了世界第一高塔,可惜我们的行程紧凑,未能前往享受登塔了望关东全域的乐趣。

  再往前走一小段路,就能看见名闻遐迩的巨型“雷门”灯笼以及其上的“金龙山”牌匾,刚才的宁静也已经被喧闹取代,这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了浅草寺范围。

  雷门乃是浅草寺的大门,赫然醒目的大红灯笼早已成为了浅草地区乃至整个东京的象征之一,其实灯笼的背後还写着“风雷神门”四个大字,这才是寺院大门的正式名称,代表着镇守此地的风神和雷神。穿过雷门,眼前是一条狭长的商业街,两旁都是贩卖各式精致纪念品和地道小吃的商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

  穿过小街,便能看见浅草寺的大门上金边绿底的牌匾,以及红色的“小舟町”大红灯笼,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大门,来到一片香火鼎盛的世界。我们在右侧的求签处也装模作样地求了一把,不过很不幸我求到的是第七十一凶,签文全是用汉字写成,很好理解,大概就是说我现在做事还没能达到自己满意的程度,对某些事情过于纠结反而令我深陷其中,导致诸事不顺,很多事情都要重头来过。好像还挺符合我的现状的,有点一语道破的意味。按照习惯,下签的签文是不能带走的,应该系在求签处旁边的架子上,让僧人为我们祈福解困。

  在大殿绕了一圈,祈了福,赏了花,走了一上午,大家都累了,於是齐齐来到寺外的一家Vince在我出行前就强烈推荐的甜品店--花月堂稍作休憩。这里的甜品貌似都是雪糕和一些和式丸子的混合物,我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也顾不上研究食物了,各自看图点单。我点的是僋侪俭??,老实说至今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麽,但口感还不错。

  离开浅草寺,我们步行前往浅草桥站,顺便在路上解决午饭。Linc和Mandy在须贺神社里面买了炒面,而我和大头则在神社旁边的一家海鲜饭外卖店打包。这家小店祗有狭小的店面,入内後走道祗够站一个人,除了站着点单付款,没有多余的地方,所有饭食都是外带的,价钱相对便宜,用料还算不错,值得推荐的廉价美食。

  千代田 (Chiyoda)

  搭乘JR到达东京站,我们开始了持续一整个下午的徒步之旅。

  东京站是全东京乃至全日本最大的车站,JR线、新干线 (Shikansen)、地铁等数十条线路错综复杂,如果不认真察看站内的各种指示牌,迷路是必然的事情。我们八天当中曾经三度光临此站,也祗走了很小的一部分,足见其惊人的面积。

  从丸咱内 (Marunouchi) 南口离站,就可以窥见这座巨型车站的外观,是一座暗红色外墙的欧式建筑,搭配深灰色的瓦顶,白色大理石柱外露,半圆拱顶、四角尖顶、八角圆顶等各式各样的塔楼设计共冶一炉,印象中和我在法国里昂见过的火车站有点相似,不过年代久远,实在记不清楚了。

  进入日本皇宫区域。虽然已经实行以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为基础的议会内阁制,但日本至今仍然保留着天皇作为国家象徵,即使无权参与国政,仍然在民众中拥有崇高的地位。这方面,从社会各界对皇宫的特殊优待就可见一斑。

  皇宫(又或者皇居)位于千代田区的中心位置,围绕在一片现代化建筑之中,绿树成荫,外围流淌着护城河,当年作为防御工事的高大围墙至今仍然将皇宫与外界隔绝开来。从东京地图可以看出,即便旁边就是东京站,再加上处于东京地铁线路最密集的区域之内,偌大的皇宫区域底下可是没有任何地铁穿过的,所有线路到这里都得绕道通行。

  经过桔梗门的时候,我们特意去向警卫询问了一下皇宫是否开放,遗憾的是这个守卫森严的皇城并不欢迎我们。於是我们祗能沿着皇宫外围漫步,欣赏着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波光粼粼的河水,享受着在东京少见的、异常开阔的露天草坪旁呼吸新鲜空气的快感。路上,我们发现许许多多的日本人都在围着皇宫外的绿径跑步,不知道是这片闹市中难得一见的氧吧吸引了日本民众,还是他们选择以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对天皇的崇敬之情。经过皇宫门口的着名景点二重桥 (Nijubashi) ,穿过桜田门 (Sakuradamon) ,我们来到了皇宫西北面的霞儢関 (Kasumigaseki) 。

  霞儢関堪称日本的政治中心,是全国政府机关最集中的地区。看木村拓哉的日剧《Change》时,国会议事堂 (Kokkaigijidou) 作为重要场景曾经多次出现,这次终於可以近距离一睹芳容。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适逢周日,国会议事堂并不开放参观,我们无奈祗能在大门外隔着铁闸拍照留念。未几,议事堂内的广场上出现了几位游客模样的人,正拿着相机拍照。我们急忙向门外的警察表示不满,难道中国人就不让进!?後来才得知,这些人是提前预约了今天要入内参观的,如果没有预约,周日就不能入内,无论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在这些方面,日本人应该早就没有了当年“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之类的气焰了。

  我们百无聊赖地坐在议事堂前的石柱上休息、聊天,顺便计划一下接下来的目的地,旁边的两位警察也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们。日本警察人手一根类似木棍的东西,约有一米二长,直径五公分左右,外观偏橙色。我一直没弄懂这根棍有什麽作用,但从这两位警察的使用看来,站累了用来扶着还是相当合适的。

  经过商议,我们决定下一站前往一个也许中国人已经听到耳朵长茧的地方--当然,不可能是钓鱼岛--靖国神社 (Yasukunijinja) 。作出这个决定并不困难,因为其实我们早就有过这个打算,真正困难的是如何从国会议事堂过去。

  虽然一度担心会被警察抓回去喝咖啡,但我们还是鼓起勇气向国会议事堂门口的这两位看了我们很久的警察询问,帅哥警察的英文一般般,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靖国神社怎么说,於是直接在手机上输入汉字给他看,结果他并没有流露出惊讶或者奇怪的表情,而是依旧保持了日本人一贯的友善,很干脆地告诉我们,go straight, turn left!

  原来这么近!我们一下就乐了,怪不得那些内阁大臣那么喜欢去参拜,不就是因为近嘛!带着准备前去捣乱的愉快心情,我们兴奋地出发,一路经过最高裁判所和国立剧场,沿着人行道go straight了应该也有二十分钟了,在马路旁边的地图上仍然完全看不到目的地。於是我们再一次求助於路边的交警,他同样非常友善地解释道,go straight, turn left!

  好吧,祗能继续往前。又走了一段时间,大家都累得不行了,停在路边的一个小花园里休息。我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该不会是警察们已经通知了各单位注意,有四个中国人疑似要到靖国神社捣乱,所以故意给我们乱指吧?

  继续启程,我们在路边又抓住了一位穿白色衣服的美女,可惜她不认路,於是Linc的金句“Please use your Google Map.”再一次派上用场。不过令人讶异的是,这位女生直接抽出手提包中的电脑,开机,插上U盘,连通网络,用电脑上的Google Map帮我们找!这让我们感到很不好意思,本来以为她会掏出电话的,结果却把别人弄得这麽麻烦。但她仍然很有耐性地帮我们输入、搜寻、选择道路,最终得出了一个早就猜到的结论,go straight, turn left!

  走到这一刻,相信我们四个都快要崩溃了,告别白衣女,我们已经一边走一边动摇了杀过去竖中指的决心。幸好,路边的地图适时出现,我们总算在地图上找到了要去的地方,再往前三个路口左拐,就离胜利不远了。

  暴走了超过一个钟头,才最终到达目的地,过程实在残酷了一些,但一路上得到警察、交警、路人的各种帮助,又让我们感到异常温暖。我会想,假如四个日本人在北京街头问抗日英雄纪念碑怎麽去,他们会得到怎样的对待呢?我们先前担心日本人会用奇怪的眼光看待我们这四个要去靖国神社的中国人,但实际上我们受到的待遇和平时问路并没有两样。有时候,也许真的是我们自己多虑了,民族情感并不应该影响一个优秀的人对待别人的态度,这一点,我们真的还需要好好学习。

  靖国神社供奉自明治维新以来为日本帝国战死的军人及军属,性质上类似华人社会的忠烈祠,但由於祭祀对象包括了14名甲级战犯,2000多名乙、丙级战犯,使得该神社被东亚各国视为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徵而极具争议性,日本历任首相多次参拜的新闻想必不会让人陌生。对比起我们见过的其他神社,靖国的规模确实要大得多,光是进门处的鸟居 (torii) 就有三四层楼高,立柱直径超过一米,得两个人才能环抱起来。

  在第二鸟居前完成了竖中指拍照的任务,我们穿过神门,踏上一条铺着方砖地板的小路,两旁栽种着茂盛但不算高大的树木。小路尽头是中门鸟居,之後便是本殿、参集殿等,因为到达的时间比较晚,用作军事博物馆的游就馆已经关门,本殿也祗能从外面观摩、不能入内了,於是我们留在外围闲逛。经过一整个下午的暴走,大家的体力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我和大头率先找了自动售卖机旁边的凳子坐下,不久後Linc也加入我们,到最後Mandy坐下,四个中国人坐在靖国神社内听着手机音乐,喝着从自动售卖机里买的汽水,实在是一幅奇异的画像。

  虽然历史学得一般,但日本军国主义的对外侵略史我还是有所了解的,当年犯下累累罪行的战犯如今能安息於一个如此祥和的地方,并接受当代政府领导人的正式参拜,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原则,绝对是对被侵略国家受害人民的大不敬。然而,我无意深入在此评价与靖国神社有关的种种是非,对於我们来说,铭记历史、珍惜眼前、创造未来,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20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