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在美国的西海岸,有这么一座城市,有着一个很男性的西班牙名字“SANFRANCISCO”。十九世纪中叶,金矿的发现,这里云集了世界各地抱着致富梦想到这里淘金的人们,其中也包括大洋彼岸而来的华侨。这些先辈们也许觉得那西班牙文的名字没有什么文化,还是“金山”更名副其实。只是后来人老珠黄,被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新金山”拔了头筹而屈居为“旧金山”。

 

 

这座城市还有一个中西结合的名字,那是我们广东华侨的精彩发明。西班牙名字又臭又长,我们的广东华侨将其一精一减就成了“SANFRAN”,毕竟还是个城市,就成了今天说起来仍然还朗朗上口的“三藩市”。

 

 

一个在这里生活了好些年的中国朋友说,全美各个城市的市政厅大楼数旧金山的最牛,罗马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的建筑风格,其圆顶的高度比首都国会大厦的还高,并且镶着金边。别的城市只有羡慕的份,谁要你们不产金呢?!

 

 

这里还有一个别名叫“边湾之城”。站在海岸线上远远望去,白帆星星点点,点缀着平静的蓝色海湾。远处海天一色的雾帐中,依稀露出金银岛和其他小岛的丽容,只有近处的恶魔岛(ALCATRAZISLAND)倒象一艘远航归来的军舰静静的停泊在蓝色的海湾之中。

 

 

不知道这么一个美丽小岛为何被称之为“恶魔”,可能和这里囚禁过很多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有关系,从1934年至1963年的三十年间这里曾经是联邦监狱所在地,所以很多人也管它叫“监狱岛”。尽管往日军事基地时的威风和监狱重地时的神秘不再,但幽凄的牢房、原音重现的狱囚音效及离奇的逃狱现场仍然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来客。

 

 

旧金山和山城重庆一样,还享有“雾城”的美称,但秋日的这天,我们乘坐着“红白号”(RED &WHITE FLEET)游轮徘徊在蓝色的海湾时,蓝天白云,天空十分的清澈明亮,远处的朱红色的“金门大桥”分外夺目。

 

 

金门大桥是世界著名大桥之一,被誉为近代桥梁工程的一项奇迹。她横跨于金门海峡之上,北连接北加利福尼亚,南连接旧金山半岛,尽管她已不是世界上最长的悬索桥,但却仍然享受索桥之王的声誉。

 

 

当游轮行驶到大桥下面的时,抬头仰望着大桥,那磅礴的气势不禁让人想起伟人毛泽东在《水调歌头·游泳》的一句诗词: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这位屹立在金门大桥桥畔的一身书卷气的中年男子名叫史特劳斯,他是大桥的总设计师,一直被美国人民封为“金门大桥之父”,享有二十世纪最伟大工程师之一的荣誉。据说后来的原始纪录发现,大桥的设计其实是一位名为艾里斯的工程师完成的,艾里斯却在金门大桥开工前被解雇,斯特劳斯抢了所有的功劳。看着这尊庄严的雕塑,不知道眼里流露的目光是尊敬还是鄙视,但从他那紧锁的眉头上,已经感觉到了他多年来的内心不安。

 

令人不解的是,在大桥建成后的一百多年间,这里成了全球自杀的首选地,已经有一千多条活鲜的生命从桥上纵身跃下,拍打在海面上,内脏被强大的冲击力震得粉碎,仿佛死于内家高手的化骨绵掌。而与她毗邻的姊妹大桥“海湾大桥”接纳的自杀者却屈指可数。有这么一说:死在金门桥下很美、很浪漫,而从海湾大桥往下跳,显得老土。

 

后来,好像政府已经在人们经常跳桥的地方专门安装了防护钢丝栏,我曾经拍过那个地方的一张照片。

 

 

朋友小龙喜好锻炼,体格健壮,尤其是穿着黑色背心的时候。有次在洗手间还被几个黑人小伙子误认为是JETLEE(李连杰)。怀抱中的圆柱形东东不是别的,而是一段大桥吊索。远看就象一根根细绳的吊索实际上是由成千上万的细钢丝编织而成,直径几乎达到一米!

 

 

“渔人码头”其实最初只是渔民出海和归航的集散码头而已,美国人那时也爱看热闹,每天早晚都有人来观看渔民的丰收成果,还有嘴谗的,现买现做现吃。今天的渔人码头仍然是个吃海鲜的好地方,只是比那时文明许多,当然价格也“好”很多。

 

 

让人,尤其是今天生活在匆忙社会中的人,最羡慕的,莫过于三十九号码头的这些海狮了。秋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们一会伸伸懒腰,打个哈欠,无视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流,安然进入自己的午睡梦乡。

 

 

每次到旧金山,总是让我想起山城重庆,坡高路陡,个别路段的坡度达到四十度。九曲花街这一段原来是条直道,别说是外地新手司机,就是很有经验本地老师傅开过这一路段的时候也未必不胆战心惊。后来市政将其改成了“之”字形的斜道,修筑了花坛。远远望去,汽车象一只只蝴蝶在花坛中穿行的时候,只是这蝴蝶有点个大,怎么看怎么象耗子。

 

 

高耸的罗马柱,圆形的穹隆顶,身在艺术宫园林中,似乎有到了罗马的感觉。上个世纪初,这里曾经是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的会场,对于古老的中国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年轻的美国和旧金山来说已经算是古迹了。

 

 

艺术宫的旁边有一个幽静的湖塘,湖塘边的座椅上有享受秋日阳光的退休老人,也有卿卿我我的情侣,还有几个不知道是真看书还是假看书的读书人。

 

 

观看着湖中戏水的水鸟,不由得想起小时候背诵的骆宾王的诗歌,“鹅鹅鹅,曲颈朝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只是此鸟非彼鹅而已。

 

 

旧金山是个四季如春气候宜人的美丽城市,尽管已经接近深秋,但湖塘边的花丛中仍然鲜花盛开。

 

 

旧金山有四十多座山峰,但最高的还是属双峰山。太阳西斜,站在双峰山上,感受着远处吹来的还带着海水味道的秋风,一眼望去,整个旧金山城区尽收眼底,风景这边独好!

 

 

短暂的停留,长久的记忆。朋友站在观景台前,久久的凝望着蓝天,碧海,高楼,大厦,恋恋不舍。突然我想起了那一首歌《把心留在了旧金山》(I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