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或许是自己不懂法语比较气短,但觉蒙特利尔市我乘坐长途巴士到达时好象给人下马威似地摆在那里,这是一个看起来热闹的城市。满城的广告牌给人感觉很喧哗。我不知道那是在喧哗他们的产品还是他们的法语。在那里,我有一个移民了一年的也就是我一年没见过面的朋友。她好象真的抛开了以往生活的一切,在这个新的世界热热烈烈地展开了她新的生活。她的新产生的朋友圈子,哪里人都有,最多的还是中国人。而那一个中国朋友圈,一直以来维持着一个良好的传统,就是旧人开车带新朋友环岛一日游。

    蒙特利尔是一个河湖上的岛。

    她去年刚来的时候,租的房间的前一任房客开车友情带她做了一次环岛游;因为他说之前有一个更早来的朋友带他做环岛游……不管是理由还是借口,我欣然接受了朋友在蒙特利尔长大的男友做我一天的司机。

    旧的城区,新的都市,美丽的河洲,梦幻般的教堂,中国城,市中心最风水宝地的山头墓地,“象个大洗手间”的奥运会球馆……一切都挤在一天去领略。城市风景在车窗外飞快略过,我只捕捉到了一种感受:大。大的湖,大的草地,大的马路,大的房子,大的购物中心。整整一天的时间开车环游,对自己来说是大面积的观望,对蒙市来说也只是它的一小部分。

    朋友的招呼细致入微,在第二天,我却想要自己走路了。用了很长的时间向朋友保证说我独自一人在这个城市行走没有问题也不会迷失她才半信半疑地把我从车里放了下来,在闹市区圣卡特琳路。我背上所有的行李,当晚要乘车返回多伦多。在蒙特利尔的市中心,就那样,一口气走了6个小时。

    闹市中有幽静学府;高速公路飞越城市中心;市中心草地上的树木粗大高挺;欧陆传统建筑大气而稳重;商业街宽大华丽;酒吧街室内室外满是无所事事的人;楼墙外遍布胡乱的涂鸦……蒙特利尔在我的眼里有种随心所欲的散漫,而这个城市却是被奉为加拿大最浪漫的城市。相邻的两条大街可以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气氛,一边热闹什么都有一边寂静不见行人。

    一个不显眼的街角,关闭着的店门前的阶梯上,蹲坐着一位年轻人,大大的全套旅行背囊放在身旁,他卷缩在那里,前面放了一张纸板,上写:“旅行。破产。饿了。任何帮助。谢谢!”不知是哪国人,英语应该很有限,他的长相其实很帅气,可那张年轻脸上的表情,那种凄惨无助,让人看一眼永远难忘。

    我走过去,掏出一个硬币,交给他,他显然不是专业的乞讨人员,竟不知道如何是好,楞了好一会才涩涩地伸出一支手,我把硬币放在那支手上,问,“May I take a picture?”指指我的像机,那双凄惨的双眼掠过一丝惊讶,半天,他才小声回答,“Sssure.”神情似在说话,“我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可以的。”我退后,拍了一张,他保持他的坐姿和望着地面的眼神。

    在蒙特利尔,每条商业街上,都有人在乞讨。大多数是非常能够自食其力的年轻人,他们也没有什么道具,帽子戴在头上,在人行道上慢慢游逛,见人走来,取下帽子在手上一摊就朝你伸过来,“谢谢你,一元硬币?”你不理他,继续往前走,他在身后一边戴上帽子,一边说,“谢谢,祝你愉快。”坦然自若。当地中文报纸说他们只是一群懒惰不想工作每月花光了福利费便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的人。

    这一招放在中国一定是被人不齿的。我们的文化崇尚劳动崇尚面子。怎么可以那样直白地乞讨?在一个佛教思想深入的地方,慈悲被当做大美德的地方,乞讨的人,一定要想其它婉转的办法了,譬如断手断脚,譬如怀抱婴儿,实在是身体各部位都齐全的,至少也要找出个或者家乡水灾或者无法继续读书的可歌可泣的理由。“我饿了”的这样直接的表达在中国会比较少见。他们将自己贫苦表现出来的推理是:“我可怜,你应该发慈悲,所以希望你施舍。”
         
    而欧洲则艺术得多,他们大概不能叫做纯粹的乞丐了。那些人,走上街头,或扮演中世纪的骑士雕像,或扮演一位历史名人雕像,或扮演石膏像,一动不动驻立街头,或者只是用一些简单的方法引路人的欢笑。他们的观念是:“我给你艺术享受,你欣赏,所以你愿意付钱。”

    而在加拿大这样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实在每个人都有完全的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包括乞讨。表达方式即不需要穷苦也不需要艺术。

    蒙特利尔城市建筑中最鲜艳亮丽的便是教堂,这让它胜于其他很多加拿大无历史感的城市。市区的教堂华贵、大气、隆重,圣母大教堂内有种无声的梦幻感。城市教堂数目也极多,甚至一条街的两对面就矗立两座大教堂。想起来好象世界上往往教堂多的地方问题也多,比如澳门,或者我应该反过来说,先有问题再有教堂?——不知道社会的问题倒底是不是应该靠拯救个体的灵魂来解决?

    坐在圣卡特琳路宽宽人行道的椅子上,太阳已经西去,街上还留下日间照射过的片片余热。身边各色人种,各色衣着的人匆匆走过。初入这个城市由于自己不懂法语而生出的紧张心情已荡然无存,只是还没来得及产生几许亲切感。写张明信片给自己,我说,“我应该还会再来这个城市,因为,两天的时间我还无法界定她。”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