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我的美国狂野行—纽约

第十三站:纽约—雨一直下

火车果然不出意料,晚点了1.5小时,到晚上11:45才驶入纽约的宾夕法尼亚火车站。由于预订了法拉盛Flushing的住宿,所以从火车站还要转趟车,等真正进入房间,已然是半夜1点了。虽然火车上一直在睡,不过还是赶紧着洗澡睡觉了。   第二天,竟然下雨了!只好把自由女神的计划推后一天,今天就先到位于曼哈顿岛中心的时代广场一带转转。   出门先在唐人街吃早餐。要说说这里的唐人街,昨晚到时已然半夜,没顾上细看,但一扫眼,就已然发现街边商店的招牌全是中文的,超市、百货店、手机店、餐厅等等,注意到其中一家餐馆外面的牌子上写着油条豆浆的,当时就想着早上一定要来吃。这里可比北京街头吃早餐要方便多了,而且可选项也多,油条、豆浆、大饼、包子、粥、面条,什么都有。找到那家油条豆浆店,进去的感觉就是广州的一个餐馆,店员都说广东话,橱窗里摆的也都是广东早茶里常见的点心,看着就流口水。店面也很干净规整,店里不少看来是老主顾的食客在边吃早点边看报纸,逍遥自在。   国内由于食品安全的问题,很久以前就不大敢吃油条了,不过在这里,地沟油肯定是不会有的了,可以放心吃了。油条也确实炸得很好,很柔软松脆,大家都认为这是很久以来吃得最舒服的一顿早餐了。  

吃完,出了餐厅不远处就是地铁站,这里是7号地铁的起点站,搭乘7号地铁,直接就到了时代广场。


 



 

时代广场Times Square,也叫时报广场,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广场,而是一个由曼哈顿区第42大街、弗洛德街跟第7大道交叉组成的三角地带。之所以称其为“时代广场”,是从1904年纽约时代杂志New York Times的本社在这里演出开始的。时代广场是美国的文化中心,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每年的新年狂欢就在这里,当新年钟声敲响时,悬挂在时代广场大厦的巨大彩球就会打开,并飘散出无数的彩带庆贺。





 


一出地铁,立刻就被铺天盖地的巨型电子广告牌弄的眼花缭乱,第七大道两侧的高楼上,几乎每一寸外墙都被闪闪发光的广告牌占满了。据说这里是市内唯一在规划法令内要求业主必须悬挂亮眼宣传板的地区,所以各家广告商都拿出看家本领,广告怎么招眼怎么拍。这里的广告绝对不是常见的广告,几乎都是电视版的广告,是否有剧情不说,单单看着2层楼高、穿着艳丽的大美女向你走来,这个冲击就绝对震撼。这还只是白天,如果到了晚上,加上光效,相信这种震撼肯定比现在更强烈。   路上的车也是川流不息,即便下着雨,那些双层的观光大巴上也都坐着穿着雨衣的游客。纽约市区特有的黄色出租车排成了长龙,几乎满眼都是。行人更别提了,路口的红灯前堆着大群各种肤色、各种种族的人等待过马路。据说这里每天能有7万人次到访这里。路边还有街边摊,卖着什么还不知道,但时不时还吆喝一声。   一时间,车声、人声、电视广告声一起冲击着我们的耳朵,把我们这几个刚刚从荒凉西部过来的人彻底镇住了。这和之前我们见到的美国还是一个国家吗?之前的美国安静、悠闲、从容、宽阔、友善,而纽约却是嘈杂、匆忙、狭窄、漠然。不过世界上所有的大都会都是如此,人们各自忙碌于自己的生活,脚步自然不能停歇,无暇其他。常说陌生人见面,只需30秒,就决定了对对方的印象。我在这30秒的第一印象中,就完全不喜欢纽约了。   从时代广场向东,跨过2个街区就是大名鼎鼎的第五大道。这里更热闹了,街边全是如雷贯耳的顶级品牌的专卖店。除了大牌商店,还有很多写字楼,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脚步匆匆的出入其中。





遗憾的是当天下雨,帝国大厦、克莱斯勒大厦这些摩天大楼的上半截全都被云雾包裹着,难见真容。不过误打误撞,从洛克菲勒中心出来,马路对面的楼门口写着克里斯蒂Christy,上前一打听,果然还真是大名鼎鼎的克里斯蒂拍卖行,赶紧进去看看。里面陈设着众多物品,从绘画到瓷器到家具到丝绸,什么种类都有,上面都有标价,可以当场购买。还有不少写着Bid,就是要拍卖的物品,从手册中可以查到拍卖的时间,如果感兴趣,可以到场出价。里面还专门有个 中国馆,里面的宝贝更是不少,竟然还有青铜器,不知道是什么人从国内走私出来的。   从克里斯蒂出来,还在下雨,无奈,只好搭乘地铁,前往位于曼哈顿岛南端的华尔街。   出了地铁,没走多远,就看到远处一座桥,而且这桥头堡看着眼熟,原来是布鲁克林大桥,当年看“北京人在纽约”时,天天在片头看着这个桥头堡。  





华尔街Wall Street,这个天天在新闻里听到的名字,却原来是条长不足一英里,宽只有11米的小街。但就在这条小街上,却有数不清的大银行、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和交易所都在这里驻足,绝对是金融和投资高度集中。其中最著名的,也是天天在新闻能听到的名字,要数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这是美国和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不过自从911过后,交易所是闲人免进了,只能在门口看看。交易所北边200米,就是百老汇大街,也是华尔街的北端,当街立着三一教堂。在这么一个金融中心,竟能看到教堂,实在是匪夷所思。不知道那些每天经手上亿元资金的经纪人,在入场之前是不是会到这里拜上一拜,祈求上帝的恩宠,今天赚个盆满钵满。







  不过今天到这里,还有另一个目标,就是美联储银行Federal Reserved Bank,我们预约了下午3:30参观这里的地下金库。


银行在自由街33号33 Liberty Street,这是一条与华尔街平行的小街,街上人不多。准时到了银行门口,见一队人马排在门外,而且竟然全是中国人。看来就是中国人对金子情有独钟呀。下地下金库前,所有的物品全部寄存,什么都不允许带下去。当然了,这么重要的地方,安全问题是丝毫不能马虎。多部银行大盗的电影里,这里都是最终的目标,重要性可见一斑了。   存好了东西,有人带队,先是在大厅里转了一圈。这里陈列了金融方面的一些介绍,类似一个小型的金融博物馆。不过我们对金融没兴趣,主要是不懂,我们更关心的是金子。讲解过程中,和我们一起进来的那群中国人里大约有搞金融的,拿笔记录一些数字,但很快就被讲解员制止了,说是不允许做任何记录。   大厅讲解完了,跟着讲解员来到电梯门口。金库位于海平面以下15米深,而且是在一整块位于曼哈顿地下的花岗岩上掏洞建造的,这也就杜绝了盗贼挖洞进入金库的企图。电梯也是特制的,很快就到达了最下面。出了电梯门,首先就是一个带着旋柄大门,这就是金库大门,是进入金库的唯一入口。据介绍,大门是圆柱体,直径7米,重达300吨,光凭这重量,没有钥匙就几乎不可能进入了。打开这个大门后,是一个狭长的金属走廊,走廊被安装在了一个可以水平旋转的轨道上。一旦发生非正常的情况,这个轨道就会带动走廊旋转。此时如果是有盗贼进入,就被卡在这个金属走廊里,进退不得了。   这还只是防盗的第一步,其次金库里面安装了非常敏感的震动传感器,叫脚掌自动摄像机。一旦有人走动,全都被摄像机记录下来,如果出现异常,立刻报警。而一旦警报被启动,所有的门窗都自动锁死,盗贼也就无路可逃了。   房间里的各个角落都有摄像头,所有的摄像头的拍摄范围一定是无缝连接。一旦拍摄到了不正常的场景,也立刻启动报警装置。   问讲解员,是否曾经发生过盗贼闯入的情况?讲解员回答:盗贼闯入的情况只发生在好莱坞电影中,现实生活中从未发生过。   终于进入了金库,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四方的铁笼子,大约有2米高,里面放了半笼子的金砖。再透过一个镂空的金属大门,里面有更多的铁笼子,左右排好,中间是通道,一直延伸到房间的另一端。当然,最关键的是铁笼子里同样全是金砖。每个笼子上都有编号,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编号所代表的主人是谁。   据介绍,这里每天的金砖量都在变化,但大约应该在9000块左右,每块金砖的价值是1—12.5万美元不等。这里不接受任何私人存放的请求,只接受国家和地区的委托,现在总共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这里存放有黄金。这里面当然有中国的。   这里金子的交易,就是将堆放在不同笼子里的金子搬来搬去。不过搬运的工人并不知道他正在将哪个国家的金子搬到哪个国家去。说到搬运,还要介绍一种特别的工具,除了搬运金子所有的推车以外,工人还需要在自己的鞋外面套上一个鞋套。这个鞋套是铝镁合金的,主要是保护工人的脚不被金砖砸伤,鞋套每双就要500美元。   不过看过《货币战争》后,明白美联储银行在世界金融战争中所起的作用,对于这个私人拥有的银行的存在真是咬牙切齿。这里实际上每天都上演着掠夺的故事,那些大财团的财富完全是通过对货币的控制而获取,这里面的罪恶简直是罄竹难书。顺便推荐一下《货币战争》吧,看过之后,对美联储是怎么回事就明白了。   离开银行时,每人赠送了一小包美金。呵呵,别美,是碎纸机里出来的废币,虽然都是真钱,但都是一条条的碎片,不好使的了,只是个纪念品。   从银行出来,天色也晚了,还下着雨,算了,打道回府,早点儿休息。   朋友推荐了一家在法拉盛的汤包馆儿,说是这里的汤包绝对正宗。大雨滂沱中找到了餐厅,门脸挺大,装修得也挺排场。食客不少,其中国人和洋人大约各占一半。点了汤包,果然味道很不错。只是最后结账,竟然不收信用卡,只能用现金。这是很多唐人街里的商家的惯例,因为使用信用卡,商户要向Visa或者Master公司支付一定的费用,而中国的商户觉得这笔费用划不来,所以只收取现金。不过这样虽然省了信用卡的手续费用,但无形中也挡住了很多信用卡用户,尤其是在美国这样一个信用卡的国度。可见中国的商人还是眼光短浅,只看到省了多少,没看到丢失了多少潜在顾客。   第二天仍然阴天,自由女神没法儿再拖了,只好阴着就去了。仍然搭乘7号地铁,在中央车站换乘了5号地铁到了炮台公园Battery Park。之所以叫炮台公园,是因为在公园的中央有一个古老的炮台,游船的售票处就在炮台里。上了游船就开始下雨,等游船经过自由女神时,雨还越下越大了。岛朦胧,神朦胧,一切都在朦朦胧胧之中。
 




自由女神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倒是在炮台公园里面的一组雕塑,过目难忘。雕塑的主题是当年移民到美国的人,刚刚见到自由女神、踏上这片土地的神情。只见一位犹太老者匍匐在地上,嘴唇微张。他身后是一对年轻夫妇,怀抱婴儿,仰头向上。站在他们身后是一位商人打扮的土耳其人,同样仰望天空。最后是一位青年,双膝下跪,双臂伸向天空。这组雕像应该是这群人漂洋过海,初次见到自由女神时的场景,他们心中一定都在感谢上苍,让他们在长途跋涉中幸存下来,能活着踏上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老者可能在心中为仍留在家乡的人们祈祷,而后面的年轻人可能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到了这个区域,无论如何是绕不过金融区的,炮台公园对面就是。刚一进入,就看到前面路边聚集了一群人,过去一看,原来是著名的铜牛。赶紧上前摸摸,沾点仙气,希望股票能多涨涨。  


  再向前走,就是世贸遗址了。这里正在大兴土木。对于遗址上建什么,之前提过很多种方案,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在遗址上建清真寺。不过现在一座设计为104层高的摩天大楼“世界贸易中心”One World Trade Center正在建设中。新的世贸中心将是美洲第一高楼,高度将达到1776英尺(541米),寓意就是美国独立的年份。预计将于2013年完工,办公面积达26万9千平方米,其余4.6万平米为商场、餐厅与瞭望台等设施。


走在工地的周边,小街小巷都非常狭窄。想当年,当双子塔轰然倒地时,人们全都涌到这些仅仅10多米宽的道路上,尘土夹杂着石块从天而降,身边是拼死奔逃的人流,仰望天空,是升腾的烈焰和浓烟,不知道该有多害怕呢。   雨停了,决定回到曼哈顿的中心地区,看看帝国大厦这些著名高楼。可惜大楼仍然还在云里雾里,即便上去,也什么都看不到的。唉,这么经典的场景,无缘亲历,实在是遗憾。  







曼哈顿的公共交通很特别,首先是街道的排列非常有规律:南北方向的是大道Avenue,由东向西号码递增,一共十二条;东西方向的叫街Street,大约有二百条,由南往北号码逐渐加大。沿着大道有不同的公交线路做南北方向运行;而横着的一条条街上就跑着只沿东西方向走的公车。而且基本上在哪条路上跑,公车的号码就是什么,非常容易识别。这倒是让我想起前一阵有人提出在北京做这种设计,就是公车只走直线,不转弯。但曼哈顿才多大,能用这种方式解决。但偌大的北京城,如果公车都只是直线行驶的,不带转弯,估计光转车,一天就过去了。   从42街搭乘42路公共汽车向东走到头,就是联合国的所在地。不过到了门口才知道,由于有议题讨论,十一之前都是对外关闭,无缘进入。只能透过路边的铁栅栏,遥看了一下那个著名的雕塑:枪口被打了结的手枪。其含义也不言而喻了。


在百老汇、第五大道和第23街的交叉点上是著名的熨斗大厦Flatiron Budding。它与众不同的三角形正好与其地理位置相吻合。据说这是纽约市第一座钢铁结构的高层建筑,在1909年以前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周边的时尚区域到处都是精品服装店和高级住宅。




  这个交叉点的街心是一个小集市,全是创意小店,有卖包包的,有卖小装饰品的,有卖画的,都非常有特色。这里因为距离百老汇的剧院非常近,听说常常有演艺圈的人到这里闲逛,所以常有粉丝聚集在这里,盼望能遇到自己心中的偶像。   纽约永远是熙来攘往。衣着光鲜的青年男女都神情严肃地从身边经过,大街上永远是不间断的车流,还时常能听到不知是救护车还是救火车还是警车的刺耳的警笛声。看厌了车水马龙的街道,仰头向上,更是压抑:不算宽的道路两侧,是一幢接一幢的摩天大楼,把天空挤到了一条条窄缝之中,由于这些天一直下雨,这窄缝也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儿爽快的意思。唉,也许我和纽约互相不喜欢对方,所以我想尽快逃离,而纽约也没给我好脸色。   不过在逃离之前,还有一个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这可是和巴黎卢浮宫、伦敦大英博物馆、圣彼得堡的冬宫一起,并称世界四大博物馆。   到纽约的第三天早上,天终于放晴,可惜晴得太晚了。由于下午将前往 华盛顿,所以就带着行李,转了地铁,又步行了一段距离后,终于在中央公园东侧的马路边,见到了大都会博物馆。不过和前几个博物馆相比,这个博物馆从外观上就相形见绌了。高台阶,大廊柱,只是个极普通的大型建筑,毫无特色可言。



由于行李太大,不让带入,而附近又没有可以寄存行李的地方,所以只好轮流进去,留下一个人在外看行李。   门票是自愿形式,虽说牌子上写着$20美元/人,但给多给少,自己说了算。进到里面,见到很多埃及木乃伊,后来转到后面,还有整座的埃及古墓,据说是近2500年历史的真迹。除了二楼绘画大厅里在其他博物馆也能见到的满屋子油画以外,比较特别的是中国馆里完整复制了一个苏州的园林,园中飞檐、雕梁、鱼池、凉亭,室内对联、掸瓶、八仙桌、太师椅一应俱全。此外有个乐器馆,收集了世界各地的各种乐器,其中还有中国的京胡等传统乐器,这在其他博物馆中似乎并未见过。服饰馆也很特别,据说是收集了4个世纪以来五大洲各民族的服装1.5万件。   不过无论是从博物馆的建筑本身,还是馆内的收藏品的质量,还是馆藏量,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都很难与另外三家比肩,着实疑惑为什么这里能被列入四大博物馆之一。也许是我对艺术品的鉴赏力不够,有眼不识金镶玉。   虽说对博物馆没有特殊的爱好,但著名的博物馆还是去了几家。每次进入博物馆,当然首先是感叹各国艺术品的精彩,感叹各国艺术家的精湛技艺。但同时也感叹各国的艺术品都被这些列强用各种手段抢夺到这里,而且这些博物馆还不以自己的偷盗行为为耻,反而堂而皇之的摆在那里,供游客欣赏。这着实让人困惑。就比如莫高窟的壁画、比如圆明园的石雕、比如埃及的古墓,难道被偷走、抢走的东西,一旦被冠以收藏品后,就不再是赃物了吗?一旦被冠以收藏品后,原本的所有者就无权索回了吗?这大概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不允许的,但在博物馆里,事实却就是这样的。   中午过后,拖着行李,来到了纽约宾夕法尼亚火车站旁边的汽车站。之前在网上预订了Mega Bus的$1/人的特价票。此时的纽约,阳光明媚,不过街上的行人更多了,尤其是在汽车站附近,更加嘈杂。所以虽然有遗憾,但仍然对马上能离开这里而大大地松了口气。大巴在离开曼哈顿岛之前,从远处张看了一眼,帝国大厦、克莱斯勒大厦等著名大楼全都清晰可见,算是纽约给我的告别礼吧。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