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银座 (Ginza)

  离开靖国神社,我们步行前往千駄儢谷 (Sendagaya) 坐搭乘JR中央线至四僣谷 (Yotsuya) ,转乘地铁丸咱内线前往下一站--银座。

  从地铁站出来,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觅食。饥肠辘辘的四个人,已经没有时间仔细鉴别餐厅,最终凭直觉选择了一家名为咲偔傜的和食居酒屋,看着图片点了傕傝偣偄傠丄偲傠傠偣偄傠丄傗杰备傝撠僗侥乕佥丄鲜鱼屲销惙傝崌家偣四个菜,一瓶八海山日本酒,看菜牌感觉不算太贵,不料埋单的时候发现除了鲜鱼五种盛傝崌家偣之外,最贵的竟然是一个叫做偍捠偟的物体,可我们完全没有点过类似的东西啊!把服务员叫过来问了一轮,他用英、日混合解释,我们才总算明白,居然是茶位费!真够坑爹的,点菜前特意算计了一通,吃了一晚上偦伪丄岿恎丄僗侥乕佥,居然败在茶位费上面了……此事直接导致我们往後每次吃饭都条件反射地先搞清楚有没有茶位费,也可以算是这顿饭的收获之一。

  酒足饭饱,回到马路上,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胃部还在不断消化着刚刚入肚的美食,无暇计划的我们於银座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实际上,银座地区的面积并不大,东南面就是筑地 (Tsukiji),往北是京桥 (Kyobashi),西临丸咱内、有楽町 (Yurakucho) 和日比谷 (Hibiya),一共八丁目。自明治时代以来,银座就成为了全日本的高贵时尚指标,这里的百货店都以世界一线品牌为主,主要集中於一丁目到四丁目,而在晴海通傝榓拞墰捠傝交界的十字路口--银座四丁目交差点上伫立的银座标志灯塔,便是整个银座的地标。旁边的银座僽俦儞僪街,云集了你能想象得到的所有顶级名牌,五光十色的商厦一字排开,映衬出一派华丽盛放的景象。

  很可惜,我们几位穷人都完全没有在这种富豪消费地不自量力的意思,所以从一丁目走到四丁目,又从四丁目走回一丁目之後,我们决定前往一个更适合屌丝的地方。

  六本木 (Roppongi)

  在银座站直接搭乘地铁银座线,四个站即可到达六本木。六本木的名字,顾名思义代表六棵树木,传说是由於江户时代,六个姓氏汉字皆有“木”字的家族在此居住而得名,分别为青木氏、一柳氏、上杉氏、片桐氏、朽木氏及高木氏。

  不过,我们特意从银座转战而来,可不是来拜访六个家族的後人,亦不打算寻找广州某间以此为名的日式料理连锁店,更不是因为中国驻日大使馆座落於此,而是因为这里酒吧、夜总会等高级消费场所林立,素以夜生活及西方人聚集而闻名。

  一出地铁站,眼前就是一座高速公路高架桥在十字路口上腾空穿过,上面悬挂着的“Roppongi”灯牌甚是显眼,似是欢迎我们的到来。

  霓虹灯映衬下的街道,有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游走在六本木街头,到处都是酒吧和夜总会,拐入小路,还能遇见一些别有情调的小酒馆,沿着斜斜的马路一直往下,相当有感觉。可是偌大的街区,此刻却祗能看见稀稀落落的人群,和第一天晚上在渋谷目睹的壮观场面相比,实乃天渊之别。街角处站着不少邀约路人进店消费的工作人员,黑人甚至比日本人还多。这里不是年轻人聚集地吗?这里不是不夜城吗?人呢?

  正当我们犹豫着要不要打道回府之时,一位金发碧眼的高个帅哥跑过来,用英语询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去酒吧坐一坐,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邀约,我们都愣了,你眼望我眼的,没有人出声。帅哥见状,又改用很生硬的日语说了一遍,我们这才反应过来,他是某家酒吧的工作人员。於是我告诉他,我们不是日本人,他可以讲英语。交谈之下,才得知他来自德国,现在的工作是在街上帮酒吧招徕客人。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一家位於地库、名为The First House的酒吧,幽暗昏黄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中国的夜店没有什麽区别,奇怪的是,整家酒吧除了工作人员,居然空无一人。我们忍不住询问了德国帅哥,才知道,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六本木的夜根本还没开始!一般来说,十二点之後这里才会热闹起来。

  也罢,第一次在一家夜店里包场的,简直是VIP待遇。我们每人要了点喝的,四个人玩起了猜梅。一位黑人工作人员见我们玩得很high,还特意给我们拿来了一个骰盅,难道日本人也喜欢玩大话骰?倒出里面的骰子一看,一个骰子的六个面上分别写着“喝一杯”“喝半杯”“干了”等等中文短语,原来这里的夜店还给中国人准备了这种东西,实在太搞笑了。

  玩了一会儿,德国帅哥和老黑又陆陆续续带来了一两批客人,看来这种街边邀约的方式还是相当有效果的,否则以这家夜店的偏僻程度,上门客肯定不会多。我们喝了一轮,也感觉有点累了,第二天要继续暴走,还是早点回去休息为妙。

  离开之时,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六本木的夜才刚刚开始,而我们的第二天行程已经结束。回到住处,吃了Cup Noodle做宵夜,晚安东京。

  筑地

  第三天一大早,星期一,在启程前往箱根 (Hakone) 之前,我们还必须完成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筑地!幸好Hostel的工作人员提醒我们筑地市场逢周日休市,否则我们前一天差点就跑过去吃闭门羹了。

  星期一的街道明显比周末要热闹得多,商店都打开了门,上班的工薪一族、购物的家庭主妇、散步的老人家,形形色色的行人,让市面恢复生气。我们搭乘JR线来到新桥 (Shimbashi) 站,步行前往筑地市场。筑地在日文里是填海区之意,这个濒临东京湾的地区也就成为了全日本最大的海产批发市场。

  我们首先来到筑地场外市场,这里主要贩卖干货,当然也有一些寿司店和土特产店。不过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海鲜,所以没有多作停留,匆匆穿行而过,直奔筑地市场(也被称为内市场),这里才是真正的天堂。

  整个市场的面积约为23万平方米,数千商贩云集,每日都有数以千吨计的海鲜买卖在这里成交,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市场之中,许许多多从未见过的巨型鱼类、海洋生物,全部如商品般陈列着,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给。新鲜,自然是这里的最大卖点。我们也忍不住在街边的海鲜店直接买了生蚝来品尝,那真是我这辈子吃过最清甜爽滑的生蚝,好味极了!

  穿过市场来到靠近海岸边的地方,一排呈弧形的建筑,便是拍卖场。筑地市场的拍卖通常都在每天早晨5、6点的时候进行,渔民刚刚出海归来,立即将最新鲜捕获的海产进行拍卖,据说场面异常热闹。不过当天我们到达的时候已接近中午,这里反而显得有点冷清。不过,拍卖场旁边的鱼偑偟横町 (Uogashi Yokocho) 依旧人声鼎沸,十余家海鲜、寿司餐馆开门迎客,一众食客慕名而来,誓要满足口腹之欲,我们当然也不例外。

  绕了一圈,我们走进了一家名为大和寿司的小店,刚一落座,旁边便传来熟悉的粤语,一对香港来的情侣听到乡音,立马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了此店的各种美食,虽然价钱不菲(一件寿司单价约合人民币60-70元),但我们决定豁出去了,来到筑地不吃饱才回去,实在对不起来回机票啊!

  一件件寿司,在师傅高超的手艺之下捏制而成,直接置於我们面前的托盘上,鱼肉上仍旧泛带着新鲜的油光,仿佛吹弹可破。将其一手拿起,蘸上一点酱油,整件放入口中,仔细咀嚼,那感觉简直可以用“陶醉”二字来形容,毫不夸张。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弹牙的僩尽(吞拿鱼)和入口即融的偆侦乮奀抇乯丆挻偍偄偟偄両偆杰偄両慺惏傜偟偄!老实说,经此一役,真有种回国之後再也不吃日本料理的冲动,和筑地市场相比,国内的任何高级日料都是浮云。

  大快朵颐之後,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鱼偑偟横町,从海幸桥 (Kaikobashi) 门走出筑地市场,路过了波除神社。筑地市场附近一带都是填海地区,据说日本人早在德川家康的时代就从筑地本愿寺开始填海造地,但因接连不断的大浪而使工程进展困难。自从把在海中发现的五谷神像当神来供奉之後,风浪就平静下来,工程亦顺利完成,於是有了这座波除神社。其实,筑地市场附近还可以看到 “海老塚(虾的坟)”、 “鮨塚(生鱼坟)”、“玉子塚(鸡蛋坟)”等供奉海鲜或食品亡魂的地方,称得上是日本人骨子里对生命敬畏的一种表现。

  离开筑地,暂时离开东京,我们的下一站是温泉之乡--箱根。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