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第一天早晨出发,开了12个小时,晚上到达我们的中途休息站——位于科罗拉多州的Boulder。

  第二天一早,开车前往我们旅程第一个目的地——落基山国家公园(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落基山脚下的小镇Estes Park,海拔2200多米。纵贯北美大陆的落基山脉在丹佛附近达到海拔最高点,巍峨壮观的落基山国家公园也就坐落于这个位置。公园于1915年成立,至今已有90余年历史。落基山国家公园以众多的高峰和高山公路闻名。在1000平方公里的区域里,海拔超过3600米的山峰有60多座。其中朗茨峰(Longs Peak)海拔4345米,是公园里的最高峰。(资料)落基山公园设有无数的trail。车开到公园所设的各个停车点停车,之后到达各个景点便基本靠Hiking。我们在Bear Lake停车点停好车,挂上相机,背上背包,带着足够的干粮和水便出发了。

  绕熊湖徒步一圈,领略各个角度的熊湖后,开始往山上爬。第一个见到的便是Nymph Lake

  在海拔3000米的地方空气稀薄,爬山比起海拔低的地方明显要艰苦很多,走几步便开始气喘吁吁。到达Nymph Lake时已过中午,在朋友们的提议下,我们一伙人卸下背包,拿出干粮和水在湖边野餐,稍作休息,而后继续往上。

  走了十几分钟,Nymph lake已经在我们的下方了绕熊湖徒步一圈,领略各个角度的熊。见到无数花栗鼠,一点都不怕生。招招手,它们便以为你手中有食物,憨憨朝你奔过来。

  从Nymph Lake 往上徒步一公里,到达Dream Lake。大伙都上气不接下气。从Dream lake 继续往上攀爬一个多公里,便看到了翡翠湖(Emerald Lake)。这个四处环山的湖,因在阳光下湖水呈绿色,故名为翡翠湖。随处可见从山上攀岩下来的人们,带着头盔,身上挂着各种工具,背着海绵垫。美国人对这种具有高危险性的极限运动的热爱,让我既敬又畏。

  翡翠湖继续往上3公里才到下一个景点。考虑我们时间和体力有限,决定原路折回熊湖,徒步下一个小径,直奔Alberta Falls。

  我们第二晚在落基山公家公园入口的小镇Estes Park找了个旅馆住下,好好睡了一觉。第三天早起洗漱早餐后,整装二次进山。

  今天主要是沿着Trail Ridge Road 行驶,在沿途的观光点停车观景或徒步。Trail Ridge Road长达77公里,穿梭于落基山山脉间,海拔3200-3700米,是美国海拔最高的铺砌公路。冬天被积雪覆盖无法通行,每年只有6-9月才对公众开放。因海拔高,风景优美,是落基山国家公园必去的景点之一。

  进山,沿着盘旋公路往上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Trail Ridge Road。生长在高山寒区的旱獭(Marmot,也称土拔鼠)。冬天休眠,夏天才出来活动,能在高山寒冷地区生存,非常具有生命力。这些冻土岩石间的绿草,生长季节短,常年面对

  寒风冰雪,是非常脆弱的生态系统。因此沿途竖着很多标示牌,提醒人们不要去践踏这些脆弱的生命。山上可以看到界限分明的林木线 (treeline)。林木线以下,亚高山带冷杉和狐尾松根连着根,努力向上争取它们的生存空间。林木线以上,树木便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山冻原。林木线的海拔高度大约为3500米。生物的空间分化,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下,是如此神奇和清晰可见。

  林木线以上的岩石夹缝,山谷间,总有着顽强的生命。虽然每年只有约4个月的生长期,它们却也努力向上生长,肆意绽放,伴着积雪冰碛和寒风,让我对神奇的大自然、生态又多了分敬畏之心。

  在这样的环境下开车也是一种享受。一路上看到不少骑自行车运动的洋人。高山上空气稀薄,我们连多走几步都会气喘吁吁,而他们竟能骑车到达这3700米的高峰,我只能表示严重膜拜。这是一群运动疯子。

  高山苔原,和冷杉马尾松比,是另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绿。四处环山的某湖。鲜被人打扰,像个安静的处子,静卧于山谷间。

  山中天气多变,刚刚还是蓝天白云,转眼远处山谷间雷声闪电大作。黑压压的乌云朝我们奔过来。同行的闺蜜行事谨慎,又有头痛、恶心等高原反应,催促我们下山。其他几位司机纷纷表示头晕恶心没法开车,只有我还游兴未减、活蹦乱跳,只能充当司机。下山路途中遇见一群野生麋鹿(elk)在山坡上悠然吃草,在开车没有拍下来。

  从海拔3700多米的TrailRidge路回到海拔2000多米的地方,大家状态都慢慢恢复。我们找地方解决午饭,而后又去了Sleep Lake(睡湖)和Alluvail Fan.本以为睡湖是个很漂亮的湖,实际却让我们大跌眼镜。这哪是什么睡湖,明明就是一小水塘。不过听护林员说,因为这里水浅又有湿地,野生动物经常出没。

  我们讪讪上车,去下一个景点Alluvail Fan。关于这个景点,还有个故事。1982年7月,LawnLake(草地湖)大坝决堤,上万吨湖水瞬间从山上倾盆而下,冲垮沿路的树木,卷下山上大小石头石砾。这些卷下的树木石头沉积于山脚下,形成了落基山公园另一景点——Alluvail Fan。

  看完AlluvialFan,天色尚早,我们又驱车前往落基山公园另一个景点——LilyLake。此景点在公园入口之外的东北方。我们开出公园,沿着7号一路疾行。突然前方有车停在马路中间,我连忙踩急刹车,心里暗骂前车司机……车里同行朋友们突然欢呼起来,原来马路边的树林里,一大群麋鹿在悠闲吃草。这是今天第二次见到麋鹿了。

  恋恋不舍地回到车里继续开往Lily Lake。到达Lily Lake下着雨,我们只稍微转了转,没有拍照。

  回到旅馆,正坐着休息看电视。外面突然变得喧嚣,哈哈,原来旅馆外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三见麋鹿。几十只麋鹿,大小不一,颇为壮观。围观的人和车越来越多。麋鹿们却也不慌不乱,继续吃草。

  这群麋鹿在旅馆周围逗留了几个小时。人与动物和谐共处至此,让人感慨。细心的网友可以看到,有些麋鹿脖子上套着颈圈。据说这是人们在监视个别生病的麋鹿。鹿群中有一两只长角的,这些才是雄性麋鹿。这是一个严重“一夫多妻”制群体。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