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 行程 景点 社区 游记 住宿 美食 购物 玩乐
客服中心
  • 美国 888-331-8033
  • 中国 400-655-1118

初探东瀛(一)

5月26号一早,我们搭乘南航的班机从广州白云机场出发,飞行了三个多小时,顺利抵达日本成田 (Narita) 国际机场。虽然原名新东京国际机场,但实际上成田机场并不在东京,而是在距离东京68公里的千叶県 (Chiba Ken) 成田市。

在成田机场的旅客服务中心,我们索取了不少出行资料,工作人员都异常热情地为我们解答问题,算是让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日本人的友好和礼貌。根据工作人员的指示来到成田车站的JR服务中心,我们拿着在广州买好的JR Pass Exchange Order兑换了能够实际使用的JR Pass,这张小小的卡片在接下来的八天旅程当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容後文再详谈。

用JR Pass兑换了成田特快Narita Express (NEX) 车票,在站台上稍候片刻,我们登上了前往东京 (Tokyo) 站的列车。

虽说刚刚结束空中飞行,但这个期待已久的陌生国度所带给我们的新鲜感,远胜于旅途的疲惫。计划一趟日本之旅,对我来说已经可以追溯到大学时期,当时买好了两本旅行攻略,研读日久,却因为签证不便而最终搁浅。事隔四年终於实现愿望,兴奋之情实在难以言表。

在列车上的一个多小时我们几乎没有睡觉,或举起相机拍摄窗外的风景,或捧着刚刚索取的小册子饶有滋味地研究。作为一个铁路交通控,如同上次只身闯荡新加坡,这次我首先研究的当然也是铁路交通图。东京的铁路交通之发达和方便,享誉全球,生活在这样一个铁路如此四通八达的地方,一直是我的梦想,那张错综复杂、叫人头昏脑胀的铁路图,却令我着迷不已。

窗外的景色同样吸引,NEX途径的主要是千叶県较为宁静的乡郊地区,一座座可爱的独栋民房、略显狭窄的柏油路街道、灰白色的电灯柱,完全就是我们在叮当和小丸子里面所能看到的日本民居,忽然之间,就如同置身漫画中。

第一章?迷失东京

蔵前 (Kuramae)

NEX到达东京站,我们下车改搭JR一般铁路,沿山手 (Yamanote) 线到秋叶原 (Akihabara) 站转中央総武 (Chuo Sobu) 线,到达浅草桥 (Asakusabashi) 站。我们预订的Hostel位于蔵前,但附近只有地铁站而没有JR站,所以我们决定从最近的JR站下车,步行前往。

在东京的几天时间里,这段路我们走了六、七次,大概需要十五分钟左右,并不算远。但第一次走,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完全不知道应该走到哪里,那种感觉可要漫长得多。沿着江戸通傝一直走到蔵前二丁目附近,我们已经彻底迷失了。林夕写给杨千嬅的《再见二丁目》听得多,真要自己找蔵前二丁目的某个地址,难度可不小。

於是我们求助于坐在路旁的两位日本女生,他们的英语不太灵光,我们的日语也勉勉强强,正当双方都感到有点尴尬的时候,Linc说出了後来被证实异常有效的一句英文:“Please use your Google Map.” 在Google Map的帮助下,我们又成功向前走了一段,然後求助于停泊在路边的的士。司机大佬的英文完全不灵,但这次我却听懂了他的日文,在他的指引下,我们穿过马路,在一堆民房之间来回穿梭,总算在历时半个小时後找到了藏在一条宁静小街内的头两天晚上的落脚点--K's House Tokyo。

这是一栋很普通的三层建筑,若不是被刷成黄色的外墙,很容易隐没在这条小街中。在门口脱掉鞋子,放在鞋柜里,Hostel之内是无需穿鞋的,当然不习惯的人也可以穿上工作人员提供的室内拖鞋。前台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叫Tuna,是个很可爱的日本男人,非常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了附近吃饭的地方和东京一些必去的景点。大厅里坐着几个老外,正在百无聊赖地上网。

我们所住的房间在二楼,大概12平方米,放置着两张上下铺的木床,角落里摆放着一张桌子,然後就是一条不到一米宽的走道,仅此而已。四个人住在这里自然比较拥挤,但考虑到东京高昂的住宿费用,相对低廉(人均不到200元人民币一晚)的价格能订到这种交通便利、干净舒适的地方,已属不易。

稍事整顿,行程正式开始。从抵达日本到正式落脚,足足折腾了一个下午,待到我们离开Hostel,夜幕早已降临。我们所住的蔵前,是个很舒服的小区。下午拖着行李寻找Hostel之时,我已经被这里的宁静所吸引,这种宁静,甚至有点不真实,让我丝毫不觉得自己已经到达繁华的东京。根据Tuna的说法,大概是因为这一带属於住宅区,没有什麽商业设施的缘故。

我们来到Tuna推荐的一家名为傗傛偄轩的小餐馆,享受抵达日本後的第一顿晚饭。这家小餐馆的模式很特别,店门口的橱柜里摆满了顾客可以选择的多种食物、套餐的模型,看中之後,就可以到进门右手边的一台自动售卖机处投币选择需要购买的东西,最後把售卖机吐出来的小票交给服务员,坐在位置上等就可以了,还真是一项全新的体验。

我点了一个偲傠傠廯偲偲傝揤咱掕怘丆彍椆揤傉傜,其他也不知道是什麽东西,但味道还是很不错的,日本美食果然名不虚传!其实这才是我们这趟吃货之旅的开端而已。

解决温饱之後,我们出发前往JR站。在离浅草桥站不远的地方,路边的一处热闹的神社把我们吸引了进去。这里名叫须贺神社,正在举行御祭礼。神社内部地方不大,一块小小的空地上坐满了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认真地观看者小舞台上四个小朋友的演出,他们个个带着耳麦挂着吉他,边唱边弹,派头十足。虽然歌声并不那么专业,但表演绝对非常认真,台下的小朋友也兴奋得手舞足蹈。

表演之外,神社内还有不少摊位,章鱼小丸子的摊位吸引我们驻足观看,第一次看见这种日式小食的原汁原味的制作过程,算是大开眼界了一回。神社门口的捞金鱼摊位也相当有趣,印象中小时候也玩过,就是用一个纸糊的胶圈在小水槽里捞金鱼,捞起多少只就可以拿走,没想到多年以後还能在日本街头重温这个古老的游戏。

第二天从浅草寺步行前往浅草桥站的时候,我们正巧碰上了一群小朋友正抬着祭祀用的大轿,沿马路兴高采烈地步入这个神社,跟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祭祀仪式非常相像,祗不过抬轿的人都变成小朋友而已。虽然看上去感觉有点小儿科,但周围的大人一点都不马虎,卖力地喊着口号,指挥小朋友们的同时给他们鼓劲,而小朋友们自然不敢怠慢,个个一脸严肃地听从着指挥,感觉自己在做着十分神圣的事情。相信这些小朋友长大後,一定会成为这种神社祭祀的积极参与者之一。

日本是个很现代的国家,但同时也是个很传统的国家,对於这些值得保留的传统文化、风俗习惯,哪怕再陈旧、再老土,他们都照顾得非常好,确实令人赞叹。

渋谷 (Shibuya)

从浅草桥站搭乘中央総武线到达代々木 (Yoyogi) 站,再换乘山手线,就能来到举世闻名的渋谷。插一句题外话,其实“渋谷”的中文译名应该是“涩谷”,其对应的日本传统汉字写法为“澁谷”,按照日本汉字简化规则, “澁”简化为“渋”。而在中文汉字里,“澁”为“涩”的异体字,所以我们平常见到的“涉谷”乃是错别字。

从忠犬八公出口处步出渋谷站,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打扮新潮的红男绿女,人头涌涌,水泄不通。继而,闪烁不停的LED巨幕和AKB48、Sexy Zone、超新星的大型灯箱广告亦交相出现,一派声色犬马。对比起宁静的蔵前,这个喧闹而繁华的商业世界,让我真正意识到自己身处东京。

渋谷站西北方向的这几个街区,着名的百货店、时装专卖店、餐厅、咖啡店、风俗店等密集如云,与新宿 (Shinjuku) 一同被列为东京“24小时不眠之街”。我们到达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八点几,街上刚刚开始热闹起来,穿行於人群之中,真可谓摩肩接踵。来来往往的多数是年轻人,浓妆艳抹、奇装异服,让初到日本的我们大开眼界,当然,过了两三天後这种新鲜感就渐渐消退了。

 

沿路有商场门口的街头艺人驻唱,有曲径通幽的精致小街,也有不少十分可爱的店铺和建筑,但大多数我们都无暇驻足或者入内一探究竟,只是走马观花般地一路扫过去,因为好玩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渋谷僙儞僞乕街的一家贴纸相专门店门外簇拥着一群群年轻女孩,拿着刚拍完的贴纸相大声讨论着,时而爆发出高亢的笑声。於是在大头和Mandy的带领下我们很勇敢地冲进店里,打算自己摆弄一下日本先进的贴纸相机。

老板见我们是外国人,很有礼貌地带领我们到有空位的贴纸相机内,并且耐心地给我们讲解使用方法,他的英文还勉强听得懂,只是我们都有点自以为是,觉得这贴纸相机实在太简单,所以有意无意就忽略了他的讲解。没想到开始拍照的时候我们就遭到了惩罚,因为不懂得按键也没认真听注意事项,结果还没准备好就开始了拍摄,很搞笑了地留下了几张缺头缺胳膊、表情惊恐的照片。拍照结束後,选照片、选模板以及添加效果又是另一门学问,幸好老板再次从旁指导,我们才成功取得了拍摄成果。不得不说,小日本真是欺负人,连贴纸相机都出乎意料地先进。

漫步渋谷街头,会发现这里的卫生条件并不理想,尤其是一些横街窄巷,遍地垃圾,更夸张的是着名的忠犬八公铜像附近的树荫下,简直成了吸烟者的天堂,圆形的一圈石凳附近围满了烟客,地上满是烟头,种种迹象,怎么看都不像传说中干净整洁的日本,只能理解为新一代日本人已经不如上一辈般遵守纪律、爱护环境卫生了,所以这片年轻人聚集的街区,很可能是东京最脏的地方之一吧。

推荐团

您的旅行 — 从联系悦禾行程顾问开始吧

888-331-8033(美国) 400-655-1118(中国) 悦禾行程顾问 24X7 为您服务
Joy Travel NY, Inc. BBB Business Review

输入邮箱,订阅悦禾精彩内容

  • FOLLOW US

支持以下支付

COPYRIGHT © 2010-2019 JOYTRAV.COM JOY TRAVEL 悦禾旅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4021472号-1